3月12日,杨黎明最新个展“无相之象”在艺·凯旋画廊开幕。作为艺术家在画廊的第三次个展,本次展览涵盖了杨黎明十年间的近20件重要作品,主要展示了这两年的“白色系列”和多幅新作,以及“黑色时期”和“红色时期”的代表作。

在本次展出的“白色系列”作品中,杨黎明的绘画有了新的推进。绘画语言同样来自书写,但画面的视觉显现与形式延伸却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与原有的黑色、红色系列比较,白色系列是由外向内,由空间向平面展开的。先前作品中那种幽深的、神秘的审美体验变弱了,但画面的媒介物性与触摸感却得到了强化,从而使得那些不断扩展的线条成为了书写的踪迹。另一方面来说,由于艺术家对平面性与媒介物性的强调,书写的延续升华为对形式的蔓延与情感的流动,而形式的蔓延与色层的覆盖也就意味着作品意义的增值。对于观众来说,白色的色域与时隐时现的线条正是进入艺术家绘画世界的一个通道。

此外本次展览还包含了艺术家原有的两个系列:黑色和红色。黑色系列是更为纯粹、且极富张力的表现风格,由于大幅画面所致,进而带给观众一种冷漠而崇高、孤寂而悲怆的审美体验。同时为了打破“黑色场域”在形式和结构上的自律性,杨黎明强化了“墨分五彩”的东方色彩经验,并突出作品内部的书写性。

红色系列是对黑色系列的延续与深化,但更强调语言与形式所承载的观念性表达。杨黎明的绘画语言发端于书写,但最终目的是为形式注入新的意义。它更像是一种日常的,甚至多少有些类似于禅修的行为。如此以来,那些留下的点线痕迹就成为了艺术家自我在场的证明,但又由于这种行为是伴随各种情绪而致的,这也使线条具有了不同的表现力。

早在先秦,古人就提出“圣人立象以尽意”,魏晋时期,“得意忘形”已发展成为艺术创作的一条重要原则。与西方现代主义抽象主体与客体最终的决裂根本不同,中国艺术家一方面要追求个人化的风格,形成自己的创作方法论,另一方面,要借助绘画语言,在主体与客体之间寻找到一种“间性”,并使其弥散出审美与文化的价值。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无相之象”体现出杨黎明如何立足于中国的美学与艺术精神,在当代语言与观念化的表达中,构筑属于自己的一个独特的绘画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