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著名的印象派绘画收藏地、法国的马摩丹莫奈美术馆(the Musée Marmottan Monet)举办的新展以一个陌生的名字为题:“茱莉·马奈:印象派遗产”。茱莉·马奈(Julie Manet,1878-1966)是著名印象派画家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与欧仁·马奈(Eugène Manet)的女儿,也是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的侄女。茱莉·马奈与巴黎的印象派画家社交圈有着紧密的联系,她的童年和青年形象频繁地出现了众多印象派画家(包括一些知名大师)的作品中,而她本人也成为了她母亲和伯父作品重要的收藏、整理者。此次展览展出一百余件绘画、雕塑、版画等作品,通过追溯一个有着著名姓氏的女人的一生,描绘了印象主义这一经典艺术史对象具体的另一面。

01

贝尔特·莫里索 《欧仁·马奈和女儿在布吉瓦尔的花园》 布面油画 1881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展览以各种茱莉·马奈的肖像作为开头,其中最早的一幅是由爱德华·马奈在她15个月大时绘制的。作为一名妇女,贝尔特·莫里索不像她的男性同行那样能够频繁光顾咖啡馆——那里是新兴的资产阶级重要的社交场所,于是她转而采取了充满智慧又热爱艺术的上流女性的传统做法:在家中组织沙龙。从出生开始,茱莉·马奈就生活在一个印象派艺术家的交流圈中,这使她顺理成章地成了众多印象派肖像画中一个重要的模特。著名诗人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也是这个圈子中的一员,展览中展出了一幅马奈为他画的肖像,他姿态放松,左手插在口袋里。马拉美成了莫里索一家的好朋友。

portrait-berthe-morisot-manet

爱德华·马奈 《斜倚的贝尔特·莫里索像》 布面油画 1873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700px-Edouard_Manet_-_Stéphane_Mallarmé_-_Google_Art_Project

爱德华·马奈 《斯特芳·马拉美》 布面油画 1876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莫里索的圈子同样包含了马奈一家的好友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他为茱莉创作了多幅肖像,其中最为知名的一件是藏于奥赛博物馆的《抱猫的孩子》(1887)。莫里索称自己年幼的女儿“总是像只小猫一样活泼”,在雷诺阿的笔下,9岁的茱莉恬静的笑容与熟睡的猫咪完美地诠释了这个描述。少女透明般的肌肤、纯白的连衣裙与猫咪的毛皮、房间的明亮陈设,构成了印象主义乃至整个19世纪资产阶级家庭幻想的一个典型美学形象。

Renoir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茱莉·马奈,或抱猫的孩子》 布面油画 1887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Stéphane Maréchalle

Pierre_Auguste_Renoir_-_Portrait_de_Julie_Manet

雷诺阿 《茱莉·马奈像》 布面油画 1894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不过,描绘茱莉最多的无疑是母亲莫里索。作为一名19世纪的资产阶级女性画家,同时也是印象派群体中最早的女性成员,经历了来自批评界的抨击以及比同伴们更多的性别压力,莫里索有着充分的主观与客观原因在作品中关注家庭生活。莫里索为女儿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从水彩草稿到油画肖像,有的是她在草地上嬉戏,有的是她与父亲在一起。在这些作品中,莫里索同时作为艺术家和母亲的身份进行表达——这种独特经验过去常常被视为女性艺术家的缺陷。

AKG812607

贝尔特·莫里索 《沉思的茱莉》 布面油画 1894 © Christian Baraja SLB

b8d944d5c1

贝尔特·莫里索 《茱莉·马奈和小狗雷欧提斯》 布面油画 1893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最能体现莫里索观察的是1894年的一幅肖像《沉思的茱莉》。在形式上,此时的莫里索已经改变了其早先典型印象派的明亮丰富色彩,转向了清晰的线条与更强的表现性。而与雷诺阿描绘的9岁形象相比,画中16岁的茱莉仍然是一头红色的头发、大大的杏眼、圆润的脸庞,同样是一身白色连衣裙,但却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精神气质。她的神情平静而克制,9岁时的那种活泼似乎早已消逝了,如今的她忧郁而富于沉思——两年前,她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欧仁,这种痛苦在她身上铭刻下了痕迹。莫里索没有忽视女儿的痛苦,同样的情绪也通过画面表现出来,在更早的一幅画中,茱莉穿着象征着哀悼的深蓝色长裙,她的宠物狗站在一旁,仿佛在无谓地试图安慰小主人——这只狗是马拉美在欧仁去世时送来的礼物,它的名字雷欧提斯(Laertes)来自哈姆雷特的挚友。这幅压抑的肖像又成了一个更为残酷的预言,不久之后,这名女孩将连母亲也要失去。

48852668098_5765bcd5e2_c

贝尔特·莫里索 《画画的帕勒·戈比拉德》 布面油画 1887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在莫里索去世后,雷诺阿也帮忙照看茱莉。按照莫里索的遗愿,茱莉和她的两个表姐妹兼玩伴帕勒和珍妮·戈比拉德(Paule & Jeannie Gobillard)生活在一起,她们也都是孤儿。马拉美成了她们的监护人,尽管他本人的经济条件远无法与她们继承的遗产相比,但孩子们总是热切地期待大诗人在新年送来的书和自己新作的十四行诗。

0d2d2dcc-0134-417f-9da6-e0e061ae8921_g_570

阿方斯·勒格罗(Alphonse Legros) 《欧内斯特·鲁阿尔像》 布面油画 1862 © Christian Baraja SLB

马拉美最杰出的弟子保罗·瓦莱里(Paul Valéry)将与三人中的珍妮结婚。与此同时,富有的工厂主、印象派画家、收藏家亨利·鲁阿尔(Henri Rouart)正在张罗儿子欧内斯特(Ernest Rouart)的婚事,为此他求助于儿子的老师、他的密友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作为马奈家的另一位老朋友,德加在卢浮宫为欧内斯特与茱莉组织了第一次会面。30年前,爱德华·马奈正是在卢浮宫临摹时遇到了莫里索,展览中展示的马奈、莫里索、鲁阿尔的临摹作品表现了卢浮宫在这个大家庭中扮演的特殊角色。珍妮在日记中写到,1900年1月,德加邀请几位年轻人到他的工作室。直言不讳地问茱莉是否愿意嫁给鲁阿尔。茱莉紧张地笑了笑,然后说:“是的,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如果是欧内斯特而不是“德加先生”开口的话。

marriage

四人婚礼时的照片 1900年5月31日 © Franck Boucourt

5月的最后一天,珍妮和茱莉同瓦莱里、鲁阿尔举行了一场双重婚礼,新娘和新郎们穿着相同款式的婚纱和礼服。茱莉和欧内斯特住在巴黎帕西区(Passy)——这里也是马摩丹美术馆的所在地——的维尔瑞斯(Villejust)大街40号公寓楼的四楼,莫里索和茱莉都在这里度过了一生。珍妮和保罗住在三楼,当瓦莱里于1945年去世后一年,这条街改成了现在的名字瓦莱里大街。

3

欧内斯特·鲁阿尔 《茱莉·马奈像》布面油画 年代不详 © Christian Baraja SLB

644a80daa8

欧内斯特·鲁阿尔 《饮茶时光》 布面油画 约1913 © Christian Baraja SLB

很难说茱莉没有继承她母亲的艺术才华,但和当时大多数资产阶级妇女一样,她只在业余创作,并在婚后不再展示自己的作品,只是偶尔作为模特出现在丈夫与亲友的画中。展览展示了她为家庭成员创作的肖像,其中很多都是首次展出。茱莉留下了大量信件、诗歌、日记和照片,这些记录展示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国文艺圈的一面关系网络。作为三个儿子的母亲,茱莉也很少有时间为丈夫专门摆姿势做模特,正如展览中的第一件作品那样,鲁阿尔描绘的茱莉总是在处理各种家务。画面背景中,壁炉架上的花束和黄铜灯,以及茱莉单手扶额的专注姿态,笼罩在高窗外投下的朦胧而温馨的光影中。

Peintures_RF 2850

爱德华·马奈 《有扇子的女人》 布面油画 1873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è Lewandowski

0000767578_OG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 《蓝衣女子》 布面油画 1874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Stéphane Maréchalle

在外人看来,茱莉的生活就像印象派风景一样灿烂缤纷。然而,悲伤的暗流仍然在这巴黎大资产阶级谨慎的生活中流淌。茱莉在日记中写道:“每当我想起在爸爸死后,我再也不敢向妈妈提起他……”但我们只能通过私密的日记窥见她的痛苦,在公开场合,茱莉将精力集中在延续亲人的艺术遗产上。茱莉继承了母亲和伯父的杰作,除了将它们挂在父母的旧宅,更积极劝说公共美术馆接受她捐赠的作品,包括奥赛博物馆、法布尔博物馆、图卢兹奥古斯丁博物馆和里昂博物馆,这些作品也都出现在了此次展览上。亨利·鲁阿尔在1912年去世时,留下了大量的法国艺术收藏,从普桑、弗拉戈纳尔、于贝尔·罗贝尔(Hubert Robert)、到德拉克洛瓦、柯罗和杜米埃。而更为突出的是近300幅印象派绘画,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印象派收藏。在遗产拍卖会上,茱莉和欧内斯特拿出所有财产的四成买下了这些作品,并说服亲戚将它们捐赠给卢浮宫。1930年,茱莉将马奈的《有扇子的女人》(1873,现收藏于奥赛博物馆)捐赠给卢浮宫,完成了莫里索多年的夙愿。而在欧内斯特去世后,茱莉又将他生前最喜欢的一幅柯罗(Jean-Baptiste Camille Corot)的风景画《埃斯特别墅花园》(1843)捐给卢浮宫,柯罗也曾指导过莫里索,而茱莉留下了莫里索的临摹稿。

Claude_Monet_Nympheas_1915_Musee_Marmottan_Paris

克劳德·莫奈 《睡莲》 布面油画 1914-1917 © musée Marmottan Monet, Paris

21-portrait_de_julie_manet_photographie_inedite-tt-width-620-height-885-fill-0-crop-0-bgcolor-eeeeee

茱莉·马奈 © Franck Boucourt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内斯特在军队服役,茱莉住在勒梅尼尔(Le Mesnil)的乡村庄园,在一封写给丈夫的信中,她提及自己在不远的吉维尼(Giverny)拜访了莫奈,后者刚刚完成《睡莲》的雏形。在大约40年后的1957年,年近八旬、长期寡居的茱莉·马奈在巴黎的一家画廊购买了最后一幅画,正是她曾看莫奈创作的《睡莲》系列之一。这件作品被摆在展览的结尾部分,形成了一个闭环。作为“最后的马奈”,茱莉·马奈在印象主义运动的光环下成长,也用自己的一生推广了这个艺术运动的伟大遗产。

编译 / 罗逸飞

资料来源:

Julie Manet

https://www.irishtimes.com/culture/art-and-design/visual-art/the-last-manet-julie-manet-was-the-living-legacy-of-impressionism-1.4722755

展览信息:

musee-marmottan_julie-manet-exposition

“茱莉·马奈:印象派遗产”

“Julie Manet:An Impressionist Heritage”

展览时间:2021年10月19日——2022年3月20日

展览地点:法国马摩丹莫奈美术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