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海报

由山东美术馆主办、严颉知行馆承办的“墨道之维:姬子绘画展”将于9月5日在山东美术馆开展。

著名学者陈孝信担任本次展览学术主持,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贾廷峰担任策展人。对于如何理解此次展览的题目“墨道之维”,陈孝信认为,姬子以自身体会到的终极精神和毕生心血构建了一种具有形而上高度、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墨道山水”,开辟了中国山水画的新思维、新图象、新境界。在此过程中,姬子超越了他个人的苦难和黑暗,并由自我而无我、由无我而超我,从而实现了他个体生命意义的最大化。陈孝信以“安贫乐道、以命搏艺;道体象用、终成大家”概括姬子的一生,以“形而上的象征风格”为主,兼有“新结构主义”、“超现实主义”和“神秘主义”元素概括姬子绘画的特点,其作品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新颖的水墨形式将再度是大家探讨的重点。

姬子 大道长风图 193x337cm, 2011年

艺术家姬子,河北人氏,从五十年代末开始专攻山水画,不仅深入学习宋元以来诸大家的传统笔墨技法,同时还揣摩研究了傅抱石、宋文治、钱松嵒、李可染等现代名家的新风格、新笔墨,并多次到燕山、太行山进行写生。姬子在创作中并不墨守成规,大胆地引入西画的构图因素,把故乡燕地的长城当成时间的语言与象征,将雪域、藏天当成空间的笔墨符号,成功地将精神家园具象化,并在时间和空间的图像化语言中探索本体论上的宇宙合一,完成“墨”与“道”的结合,创作出风格独特的“墨道山水”。

姬子 天光会聚 纸本水墨 195x184cm 2009

80年代姬子潜心专研个人绘画语言,苦心孤诣,与画界少有联络,2000年后,年近六十的姬子游居北京,其绘画始为人知。2009年,姬子第一次个展在798举办,众多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到场参观,才开始发现作为画家的姬子。此后,姬子的艺术创作深获国内外艺术界的赞誉并被广泛研究,除在国内多次参加展览并举办个展外,还在美国、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韩国等国参展。2015年,著名的德国斯普林格(Springer)出版社出版了美国学者大卫·布鲁贝克(David Brubaker)的研究著作《化一:姬子及其艺术研究》(Jizi and His Art in Contemporary China: Unification);2017年,美国怀斯曼美术馆举办“姬子:精神之旅”个展;2018年,纽约白盒子艺术中心举办同名展览及研讨会,得到纽约艺术界的高度评价,并讨论姬子艺术中的“精神性在当代艺术的意义”。美国著名艺术理论家丹托评价姬子的作品是宇宙世界的洪荒景象。2020年,姬子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姬子 墨道之维 纸本水墨 195x185cm 2010

国内学界近些年充分肯定姬子的艺术成就,认为姬子的创作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另一条线索。刘骁纯、贾方舟、皮道坚、陈孝信、予凡、殷双喜、王端廷、高从宜、张子康、夏可君、吴洪亮、于洋等众多学者对姬子的艺术给予高度评价及学术肯定。第一部研究姬子的学术专著《水墨的逻格斯》已出版发行,学者高从宜以“逻格斯”来对局“道”,进而论述姬子的水墨家园是中国哲学精神的写照。

【下图请横屏观看】

《大宇畅神图》长卷 0.9×40m 纸本水墨 1994年

《大宇畅神图》是姬子于1994年冬季创作的,长35米、高90厘米。他从80年代中期之后开始探索自己的绘画语言、如何表达自己的立意思考。这幅长卷是姬子那个时期以来几年创作摸索的一个总结。2006年又在原作结尾处补画了5米,成为40米。这幅长卷从左往右观看,不是从右往左,用一种起承转合的节奏展开画面。开头是(起)无物所起的空泛,进而水波荡漾,渐渐地波涛汹涌,(承)转化为山水相连,峰峦突起,经过一个平坦的舒缓,(转)又再次跌宕起伏,如骏马飞腾,天旋地转,雷霆万钧;(合)进而再慢慢地融化到无边无际的茫茫星空里,以合结束。

《大宇畅神图》美国怀斯曼美术馆展示现场

作品第一次展示给公众是2006年的“第二回上苑画家村工作室开放展”上,它的正式展出是2017年10月在美国怀斯曼美术馆、2018年1月纽约白盒子艺术中心、2019年8月石家庄美术馆上,以及将于2021年9月5日在山东美术馆展出。

《大宇畅神图》美国怀斯曼美术馆展示现场

这次,山东美术馆举办“墨道之维”——姬子水墨艺术展”,其中的“点题”之作是姬子倾毕生之心血、前后十多年时间完成的巨幅山水作品《大宇畅神图卷》。

《大宇畅神图》石家庄美术馆展示现场

“墨道之维:姬子绘画展”将展出姬子水墨作品30余件,展览将持续到9月21日。

姬子《大宇畅神图》的学术评论摘要

刘骁纯(著名艺术理论家、批评家)

姬子的长卷《大宇畅神图》,这件作品在中国绘画史上,甚至在世界绘画史上都是独树一帜的。如果说姬子是位水墨大家,这张画,以及同类水平的山水画,能够把‘大家’两个字撑起来。这是他这辈子留下的代表作,作品包含了他后期的大宇图式探索,而且达到了比较成熟的境界……姬子取用了传统的高远意象,又创造了独立的依石造山、铸枯木为山涛的路径。他大幅度压缩了山石的纵向空间,以强烈的黑白对比和钢打铁铸般的结构,塑造了一种虬龙意象和碑丛意象,显示出一种由内向外膨胀的气势和力度。……这不是一般的山水画,它是一种精神图式,画中有很多超验的东西,超现实的符号隐藏在神秘幽邃的意境之中,尾部还出现了几束远光,很远很远,似乎是对神秘压抑气氛的解脱。题目“大宇畅神”有两面,一面是大宇,一面是畅神,大宇是外在的自然,畅神是主体的想象和感觉。这是主体和宇宙之间的一种交融,这种天人合一带着非常强的入世精神,与出世的天人合一完全不同,很有个性,在这种个性中,压抑感和悲剧性十分值得研究:是寻道而又永远寻不到之悲?是古今中西文化焦灼之悲?亦或是悲剧人格的不自觉流露?作品悲中有壮,壮中有悲。”

陈孝信(著名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姬子是一位有信仰的艺术家,而且正是这种信仰,成为他人生与艺术牢不可破的精神柱石。他的信仰乃是:汲取各个宗教的精神和思想资源,从而成就自己的哲学观、宇宙观、人生观乃至艺术观。这体现出的宗教性和精神性,乃至是一种神圣性品质——这才是当下许多艺术家所欠缺的。其中,尤其强烈而突出的是生命意识、宗教性的救赎意识、悲悯意识、虚幻意识的交织感、沉浸感,越是到后期,越是强烈、鲜明。正因为如此,他留下的、尤其是他生命后期的“墨道山水”,如《大宇畅神图》真正地实现了“天地人化一,道物我通悟”的目标,超越了个体生命和有限时空,足可传世,并引来千年回响!

阿瑟·C·丹托(美国著名艺术理论家、批评家):

他的作品千山万壑沸腾着、震颤着,若湍流急水。人们感受到巨龙正处在焦灼的睡眠中。当它们苏醒之时,必纵身跃起,它们之上的大地将分崩离析,地壳深渊将张开大口。艺术背叛了那些建设村庄的人,他们把自然当作平静、舒适,当作可以吟诗的风景,或当作道之善的哲学探究。在姬子的绘画里,好像是变幻多端的云咆哮着鞭打着簇簇草丛;簇簇之草丛咬定根基,嵌入深邃的岩石土壤中;山川流水、海浪大地绵密相连,皆无分别,整个世界都破解着我们对和平与诗歌的梦想。

予凡(艺术理论家)

《大宇畅神图》,长四十米,宽九十七公分。原35米长,创作于1994年,后于2006年增加了首尾五米。全图起伏跌宕,气势恢宏,汹涌澎湃,浩然磅礴,如同是一部宇宙交响曲鸣奏着大音与天地同和的境界。在浩瀚平静的卷首部分,一片汪洋,波涛微荡,给人以俯瞰大泽的博大感,这是宇宙之初的天然,是风雷之前的平静,也是乐章初奏的序曲,继而出现动与静的相互对比,山岳巍然出海,波涛翻飞激荡,使人感到动的激情,静的凝重。

动与静是转化的,又是包容的。画面紧接着由动与静的协奏,转入了二者的交融,海化山,山化为云,云化为势。作者用超乎寻常的构成,变幻莫测的笔墨,描绘出一派深奥险历的景象。这可以是暴风骤雨,可以是怒涛急浪,这是一种既凛然逼人,又峥嵘奇崛的意境,似乎是白山黑水的战斗,是雪山草地的拼搏,是摧枯拉朽的较量,是天崩地裂的激变。

巨变带来的是万马奔腾的动势,那似潮似云的冲击,一泻千里,遽然把乐章推向高潮。随即转入了如碑如雕的稳健节奏,以一种与天地并立的雄姿,表现出悲壮崇高的意境。

乐章再一次变调,由巍然耸立转入平川万顷,又以行云流水的渺然悠远、再宕然变为天地并举、山岳蒸腾的气势,孕生了新的图景和世界,那是又一番畅想,是宇宙的洪茫无迹,长卷结尾处以铿锵之笔昭示了宇宙的无限与永恒。

于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在90年代以形式分割和视觉张力表现宇宙造化的大尺幅山水长卷中,我们可以看到姬子逐步超越“三远”的传统视角,而以俯视的鸟瞰视角经营画面的不断探索。在传统笔墨与当代图式之间,姬子且驻且行,在苦苦探研中寻找一条完整、宽广而有效的途辙,或者说是一种崭新的、个人性的“意境”。在其中,山水造化以自然输泻的方式倾注流淌于画纸之上,有笔墨韵味,又有形式的拓进,有浑茫气息的贯注,又有精到造型的把握。

吴洪亮(北京画院院长,艺术批评家):

姬子的作品恰恰是在用艺术家的方式对哲思性的问题进行回应。作品中仿佛有一对一对的矛盾在里面,熟悉而又不熟悉;好像与水墨有关系,又好像和传统思维习惯上的水墨没有关系;好像是一种形式感的东西,好像又是一种形式之上的状态。当然,还有某种不明确的宗教感,有时候就是一种运动,我在姬子先生的作品中看到很强烈的运动交错所产生的力量,是膨胀出来的,这与中国画的内敛是不同的。姬子作品让我们感受到他对于“表现力”的呈现与时代的呼应。

罗伯特·西尔伯曼(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电影理论家):

《大宇畅神图》像其他的全景画一样,意在表达一种全知全能。如果借用一下描绘城市景观、战争场面或密西西比河自然现象的19 世纪巨型全景图的语言,这幅长卷展示了“包罗万象的景象”。姬子让观众沉浸在壮观的视觉图景中,画面从开端到结尾呈现出一种线性流动,演绎出一条从过去到未来的运动轨迹。但姬子并不是表现政治的或民族主义的历史神话,而是展现了一种宇宙历史与精神升华的视觉寓言。姬子的山水是神秘的,不是现实的,其内与其外皆融为一体。正如姬子所言:“天地人化一”。

艾瑞克·希纳(美国纽约白立方艺术总监、原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

姬子似乎在摧毁所有既定规则的同时,创造出了属于他自身的宇宙,我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宇宙,尽管众多的水墨名家与名人也被追捧为拥有同样的追求。我被姬子作品中所表达的克制中的颠覆所吸引,也流连忘返于《大宇畅神图》长卷的壮阔与美妙,画卷中幽深的洞窟,飞腾的波浪,气势磅礴的力量与美,在整个画面中熔铸为一体。姬子在喧嚣动荡中的艰难跋涉,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

段君(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

《大宇畅神图》作为一张大画,在九十年代的时代背景下,显然更不能以古人的形式再来创作,除了引入西方现代形式,在保留笔墨韵味的同时,还大大增强了画面的笔墨逻辑。姬子在八十年代也深受“中国画穷途末日”论的影响,自己对国画的未来发展也产生过深刻的认识,再加上八十年代的“文化热”,引导姬子对中西文化系统的问题进行了形而上层次的追索。总体而言,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现代水墨运动在形式和观念方面的行动,对《大宇畅神图》的创作构成了直接的影响,其中影响最深的,也是姬子自己观察到了的:在水墨领域探索中国传统文化的神秘主义在今日世界的可能,以及九十年代以来当代水墨对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以及城市化进程的主动介入,成为两条突出的、且取得了相应成果的推进道路。

刘文炯(青年学者、北大博士后):

从画卷的整体结构来看,姬子在入卷时,用大量笔墨营造了开阔的前景;在中景部分,姬子设计了山水交错互现的两个结构,其中第二个结构的中间部分有整齐的山,排列如林,似有中流砥柱的自喻意味;后景部分,出现了洞天、大宇以及灵光、天城,形成了长卷的遐思部分。

在长卷中,姬子从技术的角度冰化了山峦,在视觉上给人以纯化的圣洁感。长城形象被边缘、融化为山体,若隐若现。让人联想到他眼望故乡的山水,往昔的记忆席卷而来,翻滚着无边的云山、云水,尤其是对焦墨的使用,似有壁画的残缺之美,姬子不再局限于描绘区域的冰雪山水和善变的气候,而是直指他内心的绝望、苍凉与悲悯。画面整体结构的起承转合妙不可言,将个人对生命、艺术的求索体验赋予其间。

在《大宇畅神图卷》中,姬子弱化了长城,部分是因为他已经体味到在技术和精神层面的自由、欢愉,也许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所经历的羁绊和障碍,并不是个体的周遭,而是一个时代的共同命运,他正在超越着自己。

王萌(策展人、批评家,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

《大宇畅神图长卷》将广袤神圣的山川进一步“精神化”至无穷尽延展的宏大气魄,笔墨肌理横竖错落翻卷,显示出不可阻挡的超自然势象,崇山峻岭的“实象意识”已经被激荡翻滚的日月天地带入光感幻化、崇高肃穆的超自然“幻象”界面。

魏祥奇(策展人、艺术批评家,中国美术馆副研究员):

我们在姬子的绘画中会发现一种涌动着未知和神秘力量的气,诸如在《大宇畅神图长卷》中,就可以看到惊涛骇浪般的景象,虽然这些远不同于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空间结构,但是不同图像所描述的超越性的“玄之又玄”的“道”的世界又是基本相通的。姬子的“道”是一种实在的、坚硬的力,是一种能量体,而不是“无”和“空”。

赵炎(中央美院副教授、《世界美术》杂志编辑、青年批评家):

以《大宇畅神图》为例,这其中就有复杂的空间处理方式:通过云海、河流、高山沟壑的景象,艺术家表现了纵深感极强、气势如虹的万里江山,但同时,在长卷中又描绘了一个球状的图像,如云团、星球,又似通往另一个世界和星空的神秘通道,于是,万里江山的图景转化为了神秘的宇宙星空奇观,这就突破了传统中国画的空间表现模式,将视角和视野拓展到了更为宏大的领域。

姬子  清明四海天 145cmx185cm 水墨纸本 2011

艺术家简介

姬子,原名王云山(1941-2015),河北宣化人。

一生研究山水绘画,追求“墨道山水”的“道物我通悟”,2000-2015年生活、创作于北京。

出版物:

《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高从宜、王肖苓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Jizi and His Art in Contemporary China : Unification, Brubaker, David, Berlin, Heidelberg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Imprint: Springer, –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Series, 2015

《姬子——墨道法相》,王春辰 编,湖南美术出版社,2015

《姬子——艺术评论文集》,王春辰 编,2015

收藏:

英国大英博物馆,美国Elythe Broad美术馆(密歇根州),美国怀斯曼美术馆(明尼苏达州),广东美术馆,苏州金鸡湖美术馆,石家庄美术馆等

个展:

2019年 “精神之旅——姬子绘画教学观摩展”,河北师范大学博物馆,河北

2019年 “姬子:精神之旅”,石家庄美术馆,河北

2018年 “姬子:精神之旅”,白盒子艺术空间,纽约,美国

2017年 “姬子:精神之旅”,怀斯曼美术馆,明尼苏达,美国

2015年 “回到元初——姬子水墨作品展”,广东美术馆,广东

2015年 “以神观象”——姬子个展,金鸡湖美术馆,苏州

2013年 “无界追求”姬子作品展,上海外滩二十二号艺术中心

2012年 “高山景行”,泛空间,北京

2012年 “天问——姬子水墨个展”,在3画廊,北京

2010年  姬子水墨个展——当代水墨空间,宋庄,北京

2009年 “墨道法相”——姬子个展,798艺术区,北京

联展:

2020年“在思想中——中国当代艺术的思想史与方法论”,广东美术馆,广州

2019年“历史的凝视-再访当代中国艺术”,深圳木星美术馆,深圳

2019年“北京时刻”,美国杰克森维尔当代美术馆

2018年 韩国全州国际水墨双年展

2018年 “自由的尺度(第五回)——中国当代水墨走向欧洲”,卡萨雷斯博物馆,意大利

2017年 “墨攻——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武汉美术馆

2015年 “民间的力量——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2014年 “未来的回归——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展”,美国布罗德美术馆,密执根州

2014年 “水墨:禅或革命展”,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夸特斯美术馆,明尼阿波利斯

2014年  新疆第二届国际艺术双年展,新疆昌吉文博馆

2014年 “精神如山——中国当代艺术展”,香港艺术门(Pearl Lam)画廊

2013年 “自在与自然——九人艺术展”,上海明圆美术馆

2012年 “自然——首届意中当代艺术双年展”,米兰,意大利

2012年 “卢浮宫归来——中国水墨北京巡回展”,环铁时代美术馆,北京

2012年 “中国水墨百年”法国卢浮宫卡鲁塞尔邀请展,巴黎

2010年 “作为生命的艺术——乐山当代艺术邀请展”,四川

2009年   上海林州水墨双年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

2009年 “同行——德中当代艺术展”武汉美术馆、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2009年 “水墨记事”,伊德艺术空间,酒厂国际艺术区,北京

2009年 “笔意——中韩绘画交流展”,北京

2008年  釜山2008国际现代水墨画展,韩国

姬子  星云天机 183.5x146cm 2013

永恒的流动 182.5x145cm 201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