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现场

人生来就必须与物质相处,它冷漠或充满诱惑。在科学家那里,它们大到以光年计,或小如原子;而在艺术家眼中,物质世界能呈现出与日常相悖的感受,抑或如人类一样具有生命……

2021年7月24日,“物界三”展览在北京高塔艺术广场开幕,展览由北京青兰文化出品,北京高塔艺术广场雕塑艺委会提供学术支持,雕塑批评家、策展人、中国雕塑学会创研部部长、高塔美术馆馆长唐尧担任展览策展人。

参展的艺术家和嘉宾合影

此次展览是缘起于2007年的“物界”系列展的第三展,邀请了50位雕塑艺术家,共同揭示物质世界的存在状态,展现人与物质世界之间精神性和诗性的对话。策展人唐尧阐释道:“这种对话可以上溯到中国传统哲学的庄子‘物我同生’的通感、道家哲学中自然的形而上学、对自然悠久的敬重。”

展览以青年艺术家为主体,唐尧介绍,从2007年到现在,参展艺术家用丰富的手段揭示物质存在的诗性,包括非物质材料、液体材料、光的材料、身体材料,甚至数字等等。他说:“展览的思想性相当强,内容极为丰富,包含陌生化、新奇和惊奇感,促使我们用审美的方式重新去看这个世界。”

展览现场

展览从“断裂”开始,那其实是艺术家李苑琛的作品。唐尧说,他喜欢把完整的东西打破,使其出现新的可能性。

李苑琛 砖 尺寸可变 2021

科学的启示

科学是认识物质世界绕不开的工具,而艺术家将这些发现赋予感性的震撼。汤杰的作品《灰》来源于热力学的定律,两部分沙子最初黑白分明,随着人的靠近,风扇转动起来。空气的流动使得二者交融,随着时间的推移,颜色差异越来越小,最后成为两坨灰沙,再无变化,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

汤杰 灰 100×50×150cm沙子、透明盒、电子控制组件 2019

胡毅 Daily source Jul-2021 35×150×150cm 不锈钢,硅胶,钻石,电路板,直流电机 2021

宋建树 起源系列 尺寸可变 不锈钢条 2016

王成普 √2于空间—11 350×60×60cm 铁 2016

物质间的微妙关系

王礼军的《水平》使众多玻璃容器中的水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但时间一长,在同样的蒸发量下,因为容器的口径不同,水面的高度开始有高有低,打破了整齐划一的状态,环境也参与了作品的形成。

王礼军 水平 400×150×180cm 玻璃杯 2020

王礼军 水平 作品局部

胡佳艺将早晨的海面拍成照片,用将近5年的时间让夕阳照射它,由于日晒对照片的侵蚀,最后照片中的“海”确实被渲染成傍晚的温暖色调。

胡佳艺 晒海 60×43.5cm 微喷打印,阳光,铝框,铝塑板 2013年4月至今

刘亚洲 半圆 250×200×100cm 管道,钢丝绳 2019

谭勋 狗日子 尺寸可变 亚克力 2021

物质的“陌生化”

彭显锋用煤油熏出来的一条黑色痕迹被当作手电筒的光亮,但在手机的负片里,手电筒又恢复我们日常的印象。不禁让人思考:我们眼睛所见的一定是真实的吗?我们的“观看”是否是被塑造过的?

彭显锋《黑光》尺寸可变手电筒,煤油 2021

在王恩来的作品中,德沃夏克的一首交响乐被转化成电灯的闪动,看似无序,其实代表了各种配器的奏响或停歇,把声音转化为视觉,形成通感;而纽约的鸽子和人群在屏幕上留下瞬间的刻痕,成为永恒。影像不断与其分离,又不断重合,循环往复。

王恩来 纽约系列-鸟飞了 98×155×8cm 液晶电视屏幕雕刻、视频 2020

王恩来 纽约系列-人 65×100×10 cm 液晶电视屏幕雕刻、视频 2020

作品局部

王恩来 通感—自新世界 尺寸可变 灯具,灯泡,耳机,控制器等 2016至2021

赵生帆  五行系列·水  158×158×350cm 不锈钢,水,电子元件 2019(下落的水在光线的照射下,展现出无数水滴缓缓上升的壮观景象)

金龙 金属浮雕 100×100×5cm 磁铁,砂铁,不锈钢 2021

娄金 镜子 135×110×10cm 不锈钢 2015

用身体丈量物质世界

初春,杨洪选择了一个花苞,每天用口中的热气温暖它,人类的温度加快了其生长的进程,它成为这棵树上第一朵绽放的花;为了展现自己手臂的长度,他在地上刨出沟壑,并用水泥将这块空间填满,筑成山一样的形状。

杨洪 影子,春天,摆动的右臂影像 2021,2016,2018

郅敏用掰手腕展现出身体的能量。旁边,被折断的木板、拖把、扭曲的柜门,也展示了这种能量的外延。刘亚洲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反复穿行,岳艳娜把夜晚漫长旅途中窗外的影像顺时针旋转90度,飞逝的路灯便成了一串璀璨的焰火。

郅敏 掰腕 尺寸可变 视频 2021

岳艳娜 人间烟火 视频 2016

耿雪 苏格拉底广场 尺寸可变 陶瓷,玻璃 2017-2018

华成 破境 240×240×240cm 镜子,灯,透明树脂,灯光转化器 2019

物质的重构

时子媛用一套机械装置模拟夏夜的声音,王洪博把锤头的钢铁打磨成钉子。羊毛织成的青花瓷、用民间泥塑工艺完成的盆栽、自己和母亲的头发、在树脂中曼舞的墨色……从坚硬到柔软,两种物质的交错产生新的诗意。

时子媛 夏夜 600×500×300cm 综合材料,机械装置 2019

      

合艺术小组(康悦、钱亮、付廷栋) 羊毛物语 尺寸可变 羊毛,毛毡 2018-2021

作品局部

作品局部

张伟 五供 传统彩塑,红泥贴金彩绘 2018

王洪博 原物系列 尺寸可变 锤子现成品 2018

王振宇 永恒 53×53×230cm 铁板,二战钢盔,植物 2021

蔡雅玲 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500×147×1cm 雪纺布,头发 2020

潘悦 墨非痕  尺寸可变 树脂,墨,玻璃培养皿 2021

“诗性”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性。唐尧说,它既不是艺术性,也不是思想性“诗性是语言无法表达的,是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地栖居’,当你在竹林里安静下来,突然感受到存在的状态,那就是诗性呈现的时候。”

展览现场,策展人唐尧讲解作品

隋建国 梦石

展望 物之边界 尺寸可变 印刷物 2020

唐尧介绍道:“我们会用雕塑的语言揭示出人们习以为常、或是被忽视的物质存在,让它们闪光——审美的光芒,这对于我们今天的文化是很重要的。当人类中心主义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当理性把一切都规范化、更秩序化、更有效化的时候,我们还要保持一种‘云在青天水在瓶’的生命诗性,这就是展览的核心理念”。(图文/ 鲍明源)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开幕当天还进行了“物界三×寸草知微家庭美育”活动,孩子们以“我眼中的美术馆”为题进行创作。策展人唐尧与小画家们在一起

参展艺术家名单(以姓名拼音为序):蔡雅玲、曹雨、陈伟才、邓筱、杜彪、付廷栋、耿雪、胡佳艺、胡庆雁、胡毅、华成、金龙、金善珍、康靖、康悦、李苑琛、刘亚洲、娄金、卢征远、潘悦、彭显峰、钱亮、任子凝、时子媛、宋建树、苏阿香、隋建国、谭勋、汤杰、王朝勇、王成普、王川、王恩来、王洪博、王礼军、王振宇、文豪、谢二中、闫宁、杨光、杨洪、岳艳娜、展望、张超、张凯琴、张伟、张有魁、赵生帆、赵展、郅敏、朱尚熹。

策展人唐尧为展览撰写的前言:

戏说物界三

触觉现象学——肉身的马修梅洛·庞蒂巴尼——你用曹雨擦干净手上困惑的浪漫以后,展览从一道裂痕开始——德勒兹的千高原是板块撞击的能量——李苑琛的A4墙是用手抓握的隆起——共同之处是断裂与生成,可能和缘起。

伽马射线爆据说是史诗级灾难——奥陶纪地球物种灭绝——脊椎动物从那一道断裂中成长起来——年轻的心跳,地老天荒,把物界三带到宇宙尺度——可《如初》很佛系——空荡荡白茫茫中,一个小盒子里,尘埃、星云、水、生命……一次一次泛起,然后复归沉寂——“热寂”是物理学最绝望的定律——黑和白就像冷和热——熵的尽头是极限的灰——but“we were here”,“夜愿”是这么唱的——我们存在过——娄金把镜面的不锈钢被切成条叠立起来满焊在一起,重新打磨成不锈钢的镜面——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但那镜面底下有了一种厚度,表面还有了一层涟漪——眺望的台面上是一手没有开的牌——背面重复着平等——底下是和平等一样大的神秘——是一个艺术家一生所能到达最大尺度的物界:珠峰、深海、宇宙、尘埃……赌大还是赌小?——雨刮器左右摇摆,除了刮痕没留下什么——你的权利是选择——下水管保持着危险的平衡——而狗日子里,每个转角都流光溢彩。

有的人选择重,拿个大铁砧子来玩铁杵磨针——有的人选择轻,摆一排高矮水瓶坐看云在青天——海的样子从日出晒成日落,说到底,成住坏空都是能量转换——有的人选七十五,在每一个墙角嘲笑九十度——有的人选根号2,用各种方式迷恋对角线——数理哲学从毕达哥拉斯到了维特根斯坦——有的人在中间选柏拉图——有的人在后面选排泄物——01面前,物界平等——正负场中,砂铁成泥。

哥特式黑色枕木的丛林是从上一个展览中延伸过来的——中间是一个绿色方块的湖——用从成都寄来的浮萍向马列维奇和至上主义致敬——这一抹北漂的绿色能不能活不知道——林中空地,树枝之间窃窃私语,鹅卵石是自己的倒影,融化的冰和泥……海德格尔走在黑森林的落叶上,被大地的涌现深深吸引——他想:理性没什么了不起。

黑色的光——果滋滋说:穿模,事物的边界是虚构的——光和黑并不对立——其实换个观看方式,光也是黑,黑就是光——冰壶如果不是为了得分而停留在圈里,它可以一直飞到撒哈拉沙漠去——所以,夏天的冰花、麻袋的西装、丙烯画的石头,都是真的——所以,吓唬人的隔离墩是假的,侧面有门,可以钻过去。

影子怎么五彩缤纷起来?——老屋的木梁下,马鬃低垂——灯光随“自新大陆“闪烁——美利坚的幻影只在显示器的屏幕上留下刀刻的轮廓——通道尽头,空间在“奇点”弯曲,一座瀑布“飞流直上”——苏格拉底坐在一堆无序的器官中,在成为肝脏之前,晶莹剔透——周围都是魔幻幸福主义的神秘——有人在光影的碎片里发呆——有人在日常的虚无中洗泥——第一朵桃花开了——美女五颜六色的嘴唇里——竖立着车窗外的万家灯火——横躺着宿舍中的水泥楼梯——有的人选择和整个世界战斗——有的人选择在绿灯的人行道游走——柏林墙倒塌了——旅行箱里依然有一种紧张的气息——红布来自那个伤口——而在你脚下的其实仅仅是艺术家柔软的表面积——平铺的夏夜——摆放着慵懒的雷声和淅淅沥沥的雨。

铁锤磨出钉子——羊毛长成青花——苏联红军和纳粹德军的钢盔上留着弹洞,左右两边是呼唤停火的摩斯电码和女人丝一般的头发——剪水的手,摘下青苔的姑娘——黑漆漆的下水道,毛茸茸的引力场——墨色是所有中国文人的家,氤氲成一堆亮晶晶的圆点——可以当句号,也可以当删节号用——该离开了——在经历过整场的茂密和繁盛——遍历了前面50位艺术家所到之处的富庶之后——青瓷还是山里的石头、五供就是泥巴捏的花——民俗,彩绘,泥土的气息,物化的四季——花开着,而我们,像一只冬季里的猫,浑身有一种躺在墙根晒太阳的惬意。

出口——更远的地方有一块石头,看着我们在它里面,走过来走过去。

——唐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