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童文敏1989年生于重庆,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曾获2018年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以及中国行为艺术文献展评选嘉许艺术家(2016)等众多奖项。童文敏的创作通过时常简化的或具规律性的动作,在语义丰富的情境中提示身体与行动的寓言性品格。在“废墟项目”中的作品《仿佛从世界消失》,童文敏的“阴影”可能指向新柏拉图主义思想里的“阴影”。文艺复兴运动以后,“纯粹阴影”不再存在于具体真实中;印象派时期“阴影”的颜色被科学分色;后印象派时期以后,“阴影”更多是一种思想的反映论。让我们回到艺术家本人的性别身体,作为对黑与夜的象征载体,行吟于“明”的对立面里,在此刻可能成为《恶之花》特指的关于女性身体所指的“黑色的维纳斯” (恶之花)。夜通过灯光挂在被涂满黑色的女性身体上,获得“投影” 是 诗学叙述的研究,艺术家的叙事方式更像是一种前作品的构件。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展览现场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展览现场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展览现场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

童文敏,仿佛从世界消失

回看艺术家既有的作品,好像都在演绎身体与触知在记忆空间被拖弋绵长的尺度关系,就像始终在对那些长而深的阴影,做出各种生理和性别的命名,拟人化的阴影被赋予了和生命一样的属性。在此不由让人想起辛波斯卡的《万物静默如谜》中的一段诗句,正好对应艺术家这次展览的名字(仿佛从世界消失):“我们通晓地球到星辰的广袤空间,却在地面到头骨之间迷失了方向 。”

艺术家李明在开幕式上致辞

“李明:201420162021”展览现场

“李明:201420162021”展览现场

“李明:201420162021”展览现场

李明1986出生于湖南沅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在居住并工作于杭州。2008年,李明曾获得“皮埃尔·于贝尔创作提名奖大奖”,并于的表达手段,可以轻松转化创作动机,李明习惯于将作品观念置于头脑发酵的图像结果之后,这也使得他的创作始终存在一种“即兴”的状态。与其说这种创作语境是艺术家刻意经营出的一种游戏,不如去 理解为第一人称的作者正与观众一同信马由缰。

李明,361-Video剧照

李明,一次性打火机-苹果

本次在华侨城盒子美术馆的展览“201420162021”,李明尝试着通过一个关于“苹果”的具体命名经验,让他的双向所指获得一种转喻。对于他这一代人,“苹果”的承载意义在于,它可以真的咬一口,代表了底层普世的玩笑和模糊的滞涩情绪,也可以显示一种社会的“密码”,用以成全他的一种表达方式,让所有的物品带着去不掉的社会生产属性再转喻于艺术家特定的行为语言里。

李明,一次性打火机-苹果

打火机在展厅被艺术家放置于一种叫佛莱伦流水线架子上。轮子按照现场色系被换成白色,整个像一条东方蛇杖,在场并不是艺术家以曲水流觞的意向来承担传统审美转换的挪用,更多像是呈现一种在美术馆具体呈现的廉价链式生产方式,在此链式上诸多打火机货箱的重复放置,带着当下社会生产的政治检索式解剖,链式台上的所在物质在 艺术家感受里更倾向具有在默写波普情节,与童年贫穷朴素的鞭炮游戏一样,这样的游戏和我们的历史故事可以随意错茬对接“我们是火药的故乡,”李明的这样摔鞭炮的方式好像在无意中映画更为古老的焰火祀舞,布满打火机炸开后碎片的现场与不同气体火焰显现残留物形成的偶发性画面更是一种的人为的关于存在的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