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自己,就是一个王国。”

——《一画一界》

文/申子

每次认真观看老先生的画作不像是在看一副画,而像是在查看一个既微观又宏观的飘渺世界。跟随着画境深入,抛弃笔触自身,反而能够获得一个更加真实宏伟的宇宙世界。

危忠超老先生的画作总是带着一股直白但是丝毫不突兀的哲学意味,这跟他多年研究儒释道还有西方思想哲学有关。他的画作不仅仅只是意境,更像是在面对一本严谨而又考究的哲学书籍。

真正的艺术作品应该是内在的,笔触色彩本身只是它的一件外衣。然而,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看似繁华多彩的外衣反而成为了艺术的唯一,我们不否认像草间弥生这样的当代艺术家是非常优秀的。

但是,这种夺人眼目的艺术不应该成为唯一,至少不应该成为主旋律;这些看似浮夸绚丽的作品,放在历史长河当中,这样的“潮流”永远只是昙花一现,它真正有多高的艺术价值本身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危忠超,1941年生,福州人。

国家高级美术师、副教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本科,1971年起任职于福州市展览馆、三山画院,并任教于一些大专院校。从艺数十载,他历游名山大川,览胜收奇,研究百家流派,悟道参禅。

他的作品无论中国画还是油画,外象都吸纳西画的光色,内涵则俱中国意蕴,尤其易经图式。且常溶具象、意象、抽象、三维、二维、远古、现代于画面。

1990年、1993年在台湾积禅艺术中心举办过《危忠超敦煌彩墨个展》、《危忠超油画个展》。1997年、1998年在美国、英国办过联展个展。他的绘画作品备受国内外博物馆、画廊和收藏家的收藏和赏识。

部分作品展示:

本文为原创文章,作品均来源于危忠超老先生本人,请勿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