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杰-廻马岭-46cm×44cm-2021年

张伟平(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十余年前,在西方绘画的视觉理念日益扰乱中国画发展方向的节点上,郭文杰来到了我的研究生班,浸泡在研习传统绘画技法的环境当中。如今,当中国画坛的风气又渐渐地回转时,他对传统经典法式的掌握在同代人当中已属佼佼者。观郭文杰近期之作,画面意境优雅,既有森严法式,又融入了依靠内养笔墨丘壑取到的自然灵气——显示出作者长期学习、尊重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这种根植于民族文化沃土,围绕中国山水画的核心价值观来治学的态度正是当代画家应该具备的。我相信郭文杰这一借传统之力、显时代精神的画风将大有可为。

 郭文杰-耦园写生-51cm×37cm-2021年

孔令伟(中国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文杰的山水,总是洋溢着淡淡的诗意,面对他的作品,我脑海中浮现的是谢灵运的诗句“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在潺潺的流水中,石块若隐若现,山体上映着落日的余晖。荒山野林中,草木的色彩鲜明润泽……绘画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的问题,它是和内心世界的感受能力联系在一起。对丰富的自然细节的描绘,把山水视为安顿人的性情、灵魂和生命的所在,这正是文杰的山水画带给我们的直观感受。

 郭文杰-妙观51cm×31cm-2021年

何加林(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原馆长):郭文杰是一位在传统山水画创作上下了真功夫的青年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能够看到可游可居的山水意境,典雅幽静,可以看到一种文心所在。相信这个展览一定是一个有意思的、为观众所赞赏的展览。祝贺展览圆满成功!

 郭文杰-照破山河万朵-30cm×51cm–2021年

李庚(李可染画院院长):郭文杰的展览让我看了以后非常的吃惊,文杰的画非常精致,让我一方面看到了他对古代绘画的解读能力,同时也看到了他对写生的观照。文杰的写生是从心出发,而不是仅停留在眼的阶段,都是内心的流露,所以文杰的作品画中有景、山水有情,这也正贴合了此次展览的主题。

 郭文杰-林下清风-46cm×30cm-2020年

王平(《中国美术报》社长兼总编辑):文杰是一位年轻人,初看文杰的作品倒是一副旧模样,但是真正仔细来看,这些看似传统的作品其实大多都是文杰对于生活的一些感受和思考。作为当代的传统主义者,文杰以吸收了中国传统的精华来表达现代人的感受,这也是传统中国画当代性转化的重要方式之一。在我们大谈创新的时候,像文杰这样重视和深入传统的年轻人,更值得我们关注。

 郭文杰-鼋头渚写生-51cm×37cm-2021年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虽然文杰很年轻,但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来他在宋元绘画上下过很深功夫,他取法宋元、兼收明法,同明代沈周、文徵明的路子类似。所以文杰的写生作品不同于当下的大多数艺术家的作品,很完整!尤其他的小幅作品,静雅、轻松,可以让人慢慢看、慢慢品。

 郭文杰-水流花开-36cm×27cm-2021年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郭文杰的文化修养,包括古典画论、技法等都比较全面。我更喜欢他的一批纯水墨的小品,尤其是蒙山写生系列,应该说他的笔墨达到了比较成熟的境地,虚实关系处理得非常微妙,我相信这是他长期积累修养的结果。郭文杰路子是正的,从传统出新,是中国画现代转化的一个重要的路径。期待他未来能够取得很大的成就。雏凤清于老凤声!

 郭文杰-泰山红门宫–44cm×35cm–2021年

尚辉(《美术》杂志社长兼主编):中国画不是完全视觉观看的艺术,而是内观的一种艺术。但20世纪以来的中西融合,就是想将中国画的内观变成一个观看,所以大多变革着重在笔墨之外的边缘地带。今天中国画也有很多人是笔墨式的风景,失掉了中国画的内在审美内核。看到郭文杰的作品还是非常高兴,郭文杰的作品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墨气,像中国画,有静雅之气。希望文杰在此后的创作学习过程中不要把它丢掉。

 郭文杰-国清寺写生-44cm×35cm-2021年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在展厅里看到作者自序的时候,我就停住脚步被吸引了。文字简洁、沉静,思维也很贯通,气息沉静,这在现在的年轻人当中是不多见的。当我再转到他的画上来的时候也是贯通的,画里面也是一种笔墨的纯净之气,令人欣赏。此次展出的作品多为郭文杰的写生小品,通过几张作品的对比,我觉得他的视野被慢慢打开了,观看的视角也逐渐从写生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了,进入到了宏观把握的状态。

 郭文杰-是非名利浑如梦–51cm×46cm-2021年

李一(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研究员):展览给我最强烈的感受是有一股朝气,看到“80后”老乡画出这么好的作品,非常高兴。因为这批写生作品中状物的对象以泰山和蒙山居多,都是我非常熟悉的地方,但是看了文杰的画,让我有一种想回去画画、回去写生的欲望。当下画泰山、蒙山的人很多,但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解读,郭文杰的作品表现出了这种清凉静气,很独特。尤其他做的小品画,赏心悦目、可居可游,这种迹象非常好,很难得。

 郭文杰-永嘉林坑写生-44cm×44cm-2017年

高天民(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文杰的作品首先给我的印象就是取法高,从他的这个作品之中,我们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他有很正宗的宋元传承,而且他现在对于宋元的理解已经成为他自己的一种语言方式了。其次,文杰作品主要是重墨法,重墨法的优点在于韵味和意境。第三个突出印象是文杰的作品是“中得心源”后的自然流淌,不论他强调传统的气息,还是强调写生,他的作品都浑然一体。

 郭文杰-日暮怀此山-51cm×37cm-2021年

华天雪(中国艺术家研究院研究员):第一次看到文杰的画扑面而来的是一种传统的格调和气息。文杰虽然是北方人,但是他的山水画的脉络显然是受江浙山水画传统比较深的影响,能看得出来文杰在临摹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尤其对宋代绘画的笔法、墨法、皴法乃至章法都有相当的领会。

 郭文杰-山雨-51cm×37cm-2021年

吴洪亮(北京画院院长):文杰的山水从宋人中取法、在写生中取法,他在山川景致之中以平和之心运笔,找寻自己的艺术趣味,作品尺幅不大,不追求大山大水大气魄,也不求一角半边的固有形态,却以入山寻心的气韵令作品弥漫出了广阔的情愫和趣味。文杰作品用墨不重 ,却在小心地把握和收敛拿捏下,显示出独特意趣,使我们在他的作品前不得不驻足慢观、细读。在互联网的时代画还能如何画?当代山水画家内心桃花源到底要如何画出来?我想文杰给了我们一个答案。

 郭文杰-蒙山写生-37cm×51cm-2021年

杨维民(策展人):郭文杰一方面在踏踏实实来向传统去发问,与此同时他也在同时代的南北大家中积极探寻一种力量,我以为这就是文杰的聪明之处。从传统中吸取源源不尽的力量,最后跳出三界之外,形成自己的调式。相信文杰一定能成功。

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郭文杰的作品总体而言格调高,笔墨语言扎实、技巧全面,从他使用的材料来看,他对水墨的控制力强。文杰写生作品尤其精彩,语言气息非常雅致细微,很生动,体现出了他多年的积累。毋庸置疑,文杰的创作道路是正统的、纯正的,我想这也是他可以走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郭文杰-禅房花木深-54cm×39cm-2021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