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存在》第一幕

1,康剑飞一直在同木头打交道。他或者将木板作为自主的材料对象,或者在木板上画画,或者用木板和其他的物品进行装配,或者让木板扰乱空间。他通过各种方式暴露木板的现实和潜能:他既是关于木板的艺术家,也是关于木板的现象学家。这次他的材料还是树木,不过,他有了一些改变,他用的是原木刨出来的木头皮。他让这些木头皮保持在1-2毫米的厚度。正是这样一个厚度,这些木皮有弹性,可以发生变化,可以弯曲,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状态。康剑飞不再是将木材这种物质作为一种绘画媒介,甚至不是将它和其他的材料进行组装。这次,他将这些木皮作为他唯一关注的对象。木皮从所有的媒介和关联中解放出来。尽管他将这些木皮涂上各种颜料,但这并非是一种绘制,它并不试图通向一种抽象绘画,也不试图完成一种意义或者情感的传达。这些颜料构成的色彩是装饰这些木皮的,而不是相反地通过木皮来获得自我表现。木皮在这里不仅要展示自己的状态,还要以一种耀眼的方式来展现,还要让这种状态展现变得更强烈,更显赫,更具有可见性。

动图

2,这些木皮怎样展现自己的状态呢?康剑飞用鱼钩,拉线,甚至是用机械动力等来对这些木皮进行拉扯,使得这些木皮呈现出一种弯曲形态。实际上,康剑飞事先很难确定这些鱼线的拉扯会导致木皮呈现什么样的状态。他无法对此做精心地算计,他是在尝试,小心翼翼地实验,也就是说,这种对木皮的拉扯实际上是一种冒险,它随时有失败的风险,随时存在着木板断裂的危险。他要保持他的鱼钩木线和木皮之间拉扯的平衡。而每一次尝试都是偶然的,每一次尝试都是对一个未知状态的打开。或者说,都是在试图将一个并无把握的未知状态确定下来。在这个意义上,这是一种涉及力的平衡和限度的游戏,一个偶然的游戏——这样的游戏是个一次性的不可重复的游戏。

3,就此,艺术家的创作就是一次未知的摸索和探险。康剑飞一直强调创作的偶然性和一次性,但是,这个系列作品将这一点进行了史无前例的肯认和强化。这是一次冒险的独一无二的褶曲。这是对作为木头皮的物的内在性的探险。17世纪的莱布尼茨认为,任何一种物质既有它的弹性,也有它的硬度。弹性使得物质可以流动甚至瓦解,而硬度可以确保它的稳定性和牢靠性。也只有这种坚实的硬度,使得物质还有紧密的结构:哪怕物质再细小,哪怕物质一直处在流动和解体之中,它还是有稳定的一面,它还是有强烈的黏合性和结构。在这个意义上,物质同时是可变的和稳定的,同时是流动的和坚实的。康剑飞选择的木皮最准确而形象地表达了莱布尼茨的物质观:木皮有它的硬度,但是显而易见也有它的弹性,正是物的这种同时性的弹性和硬度才可能导致它的褶曲。康剑飞致力于褶曲的形状。

何以存在no.2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200x200cm 2022年

何以存在no.3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60x80cm 2022年

何以存在no.4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120x160cm 2022年

4,对于17世纪的哲学家而言,褶曲是宇宙活力的形象表达。宇宙就是以褶曲的方式在运动。就像地球和地球的运动也是褶曲的一样。这种宇宙观意味着物以曲线或者旋涡状来流动。这种流动使得既定的物质不断地变形解体,从而形成一个解体之漩涡,这种漩涡不断地形成,“在漩涡中又生产更小的漩涡”,但是,每一个旋涡都有一个世界,如此以致无穷,整个宇宙仿佛“一个物质的池塘,里面有各种不同的波浪和水纹。”康剑飞的木头物质就是这样一个漩涡的褶曲世界。他在一个木皮上制作出不同的褶曲,他用不同的木皮制作出更多的褶曲,他让这些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褶曲充满了整个空间,这些不同的褶曲像是在一个空间中共鸣或者歌唱。它们甚至会让这个硬朗的几何空间也产生褶曲感。

5,如果说17世纪的这种褶曲的世界观导致了巴洛克艺术的诞生,那么,对于康剑飞来说,这个物的褶曲世界又意味着什么呢? 康剑飞之前使用的木板基本上是直线的或者是平滑的,这更多是将木板作为一个媒介来看待的,或者说,它压抑了木板的内在性,压抑了它的流动性和弹性。它们只是显示了物的硬度和外在性。而物的曲线,则将木头从单纯的媒介中解放出来,从单纯的硬度和外在性中解放出来。对康剑飞来说,充满弹性的曲线不仅是物本身的状态,也是存在本身的状态:世界就是这样弯曲的,世界就是充满着多种岔路,回旋,徘徊,扭曲和意外。它是一种物的存在样态,它也是世界的存在样态。在此,木头的弯曲与坐标无关,它可以随意变动,它可以模棱两可,它不可预期,它有无限的可能性,有无数的可变性,它拒绝中心、焦点、秩序和整饬。这样的弯曲既是事物的存在状态,不也是世界和人的存在状态吗?此刻,我们也越来越明确地感受到这一点:存在的世界并非平铺直叙。它既不折断,也不通畅;它既不阻塞,也不平坦,它就是一个偶然性的难以穿透的迷宫。如果说,巴洛克绘画是在布面上展示这样的曲线迷宫的话,那么,康剑飞就将这种巴洛克绘画物质化(木质化)了。如果说,巴洛克雕塑是通过大体量的繁琐的物质(石材)堆砌来展现这种美学迷宫的话,那么,康剑飞则将这种这种雕塑抽象化和简化了。或许,我们可以说,一种新的巴洛克形象诞生了,一种单纯的简化的木质巴洛克诞生了。

何以存在no5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200x200cm 2022年何以存在no.5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200x200cm 2022年

6,康剑飞的木质曲线是活的线条,是有生命的线条。而每一条曲线都是各种力的偶然拉扯。这些作品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力本身的运作。力在展示,在活动,不可见的力在这里获得了可见的形象。也就是说,这些作品正是通过这活动的力而获得了自己的生命。它们活在曲线中。如果说,木皮曾经在树木上活着,是活着的树木的一部分,而它一旦从树木上被剥掉就死亡了,但是,现在,它又在康剑飞这里戏剧性地复活了,它在和拉力的对抗中诞生了自己。它被涂上各种醒目的颜色而活着,它通过张力而活着。它在拉扯和反拉扯,扭曲和反扭曲的张力中而活着。

何以存在no6_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_120x254cm_2022年何以存在no.6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120x254cm 2022年

何以存在no8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200x200cm 2022年何以存在no.8 木框亚麻布、木皮、鱼钩鱼线、丙烯 200x200cm 2022年

图片/致谢作者和艺术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