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潇潇梦何处,夕暮染光,碧水潆洄。“供养菩萨”手执鲜花,以飘逸彩绸迎风而动的西域舞蹈,带领观众遁入敦煌画中境;吟游诗人,衣袂飘飘,无数次地叩问“敦煌何有”,将跨越千年的敦煌万千气象一一展开…… 8月28日开幕当天,主题“飞沙”沉浸式敦煌乐舞作为“我与敦煌——靳尚谊、唐勇力绘画展”的动态展览部分于南池子美术馆震撼呈现。吟咏诵唱、造型复原与飞天乐舞等展示环节为观众呈现了一场美轮美奂的立体敦煌艺术盛宴。

展览现场

此次沉浸式展览由全国政协书画室支持,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主办,敦煌研究院、南池子美术馆协办以架上绘画——静态展览与敦煌乐舞剧场——动态展览两部分进行综合立体展示。

展览现场

静态展览部分由艺术史学家、北京外国语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宁强教授担任总策划,胡丹洁女士担任策展人,以油画家靳尚谊和国画家唐勇力的绘画作品为研究对象,首次集中呈现了靳尚谊1978年在敦煌写生的6幅作品及唐勇力《敦煌之梦》系列中的20件作品,梳理了两位艺术家的创作与敦煌壁画的联系及中国当代艺术家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之路。展厅搭建出艺术家进入敦煌石窟内写生的场景,使观众能身临其境地体验艺术家的创作过程。

动态展览部分由宁强教授担任艺术指导,河南影视集团发展中心艺术总监李凯迪女士担任总导演,以沉浸式的敦煌乐舞剧场,为大家呈现千年敦煌的“飞沙一刹”。动态展览部分以靳尚谊先生所画原型220窟北壁乐舞图的供养菩萨局部画为灵感衍生而来。“一花一世界”,通过肢体剧场、诗词吟诵、敦煌群像复原、西域乐曲、飞天乐舞等艺术形式,分为缘起、尺素(上下)、大千、风沙、飞天、回望等七个表演环节,想象和表现出乐舞菩萨闭眼闻花的一刹那,带领观众游历令人魂牵梦绕的千年敦煌之梦。

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靳尚谊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靳尚谊

在展览开幕现场,靳尚谊先生回忆起四十多年前在敦煌写生的经历:“我那时拿着画架到洞窟里写生,把壁画破损的效果、变化的颜色都画了下来,它就像油画中的灰调子,复杂而和谐。敦煌写生,既是研究中国传统艺术的重要方式,也对我后期的油画发展有很大影响。总的来讲中国绘画包含中国画、水墨画、工笔重彩,同时也包括壁画,因此敦煌的壁画形式是中国绘画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靳尚谊说。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唐勇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唐勇力

唐勇力先生表示,“这次展览充分体现了我对敦煌的迷恋。置身于莫高窟的我被璀灿的璧画形象震撼了,大自然与千年岁月赋予下的丰富变化而神秘的肌理美令我惊叹不已,使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把壁画中发现更多的神奇的因素融入到我的作品中。脱落法和虚染法的绘画技巧便是我通过敦煌壁画探索出的成果。”

唐勇力先生还谈到他喜欢敦煌壁画的博大与神秘、千年岁月之美,壁画中所体现出的崇高与浪漫、色彩的浑厚与合谐、线条与造型、无尽的图式空间、摩灭之美以及壁画中变化无穷的千年脱落的肌理效果和肌理中的抽象美。“敦煌壁画是我创作观念之源,启迪了我的心智,开拓了我对艺术的新认知,在敦煌壁画中我发现了一切艺术表现的可能性,我将永远追随敦煌!”

北京外国语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我与敦煌——靳尚谊、唐勇力绘画展总策划:宁强北京外国语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我与敦煌——靳尚谊、唐勇力绘画展总策划宁强

展览总策划宁强教授在开幕致辞中提出“中国当代美术的发展过程一直面临两个巨大的挑战:一个是外来美术形式和内容的冲击;另一个是如何继承发扬中国人自己的美术传统的问题。本次展览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当前中国美术界面临问题的思考,通过对靳尚谊和唐勇力二位艺术家与敦煌艺术的渊源关系的学术梳理与展示,揭示敦煌壁画这个中国古代文化的视觉象征和中国古典艺术形态的突出代表对当代中国美术的重大影响,探讨以油画为代表的西方美术在中国当代社会语境里的生长路径,并追问“当代中国美术是什么?从哪里来?将向何处去?”

同时,宁教授提到“靳尚谊和唐勇力,一个油画家和一个国画家,分别从自己专业创作的角度探索中国当代美术的发展之路,两个艺术家思考和实践的路径似乎有了一个共同的交接点——敦煌壁画。敦煌石窟作为东西方文化艺术融会贯通的古代艺术宝库,为当代中国美术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源泉。学习敦煌,研究敦煌,借鉴敦煌,弘扬敦煌,中国当代美术繁荣昌盛的历史根源和强盛底气,正在于此。”最后,他表示,一千多年前,敦煌的艺术家吸收、融合来自西方的绘画、雕塑、建筑元素,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敦煌石窟艺术。“当代的中国艺术家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与古代敦煌的艺术家非常相似,如何汲取世界艺术的精华与创新能量,为我所用,创造出不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新艺术,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

策展人胡丹洁女士主持展览开幕式策展人胡丹洁女士主持展览开幕式

展览开幕七大活动介绍

缘起-敦煌何所有,一心共寻之

手执鲜花的供养菩萨款款而来,迎风而动,婀娜的身姿以铃鼓舞、胡旋舞,演绎出一段段美妙的敦煌舞蹈。

在漫天飞舞的彩绸中,我们恍然遁入一花一世界的敦煌壁画。在她步步生莲中,开始极乐想象之旅。

尺素(上)-客从河西来,遗我尺素书

身着汉服的吟游诗人,挥动宽袍大袖,在舒缓悠远的背景音乐中,迎风叩问“敦煌何有” ,将敦煌的万千气象一一展开。尺素者,书信也,可越山海,亦可跨千年,拆封有忆,见字如面。

大千-芸芸大千界,悠悠苍生念

在悠扬的敦煌乐声中,款款走来了敦煌壁画中的众生,敦煌造型的菩萨摆出复原壁画的姿态,宝相庄严。唐代供养人前来向菩萨献上供养,另一边,随西域商队来到敦煌的胡姬也用自己的礼仪参拜。敦煌的神佛众生像,可窥一斑。

 

风沙-鸣沙伴月泉,春风度玉门

沙于地上起,风从天上来。风、沙既是长相厮守的恋人,更是敦煌历史的永恒见证者,他们相爱、相伴、相守,也共同经历和见证着敦煌的兴衰起落。鸣沙新月,阳关旧辙,祁连积雪,玉门春风,文明璀璨,干戈寥落,如同一幕幕蒙太奇,闪现在风沙之中。

 

飞天-飞天巡四海,古今同此辉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漂浮升天行。

飞天女神脚踏彩云,腾空而上,手执琵琶,灵动飘逸。

威武的金刚力士,威风凛凛,粗犷豪迈,潇洒雄健,力护众生。

 

尺素(下)-临风时适意,不复昔年心

吟游诗人再度上场,朗诵诗篇“敦煌何有”下半段,沧桑厚重的历史,巍然辽阔的景观,敦煌的神佛众生与现实交融,如真似幻。诗人引领观众找到了“敦煌何有”的答案。

 

回望-回首向来处,知往可鉴来

持花供养菩萨手执彩纱,舞动五彩斑斓的梦,把整场的歌舞升平、浓墨重彩收入花中。

敦煌何有,“飞沙”寻梦。通过动静结合的沉浸式呈现,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家对于时代的思考,暨回归传统、探索出承上启下的艺术创新之路,使观众能身临其境地体验穿越不同艺术媒介、传统与现代、现实与理想、继承与创新的敦煌文化精神之旅。

部分作品展示

展览信息

微信图片_20220901174840我与敦煌——靳尚谊、唐勇力绘画展

展览时间:2022年8月19日-10月23日

展览地点:南池子美术馆

发布:宙书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