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深处的神秘秩序是一束原始之光,那是一种隐含在宇宙间的创造能量,我以原始之光疗愈自己,同时用超越时间的艺术来连接他者,试图从艺术这一通道来跨越我们与源头的分离。

——宋陈

《土上水墨·零空图系列》

《天地玄黄·略论宋陈的泥土水墨》

艺术家宋陈十多年来一直以“泥土”为母题,创作了大量的艺术作品,其类型涵盖土壤雕塑、土壤装置、土壤生态艺术、大地土壤艺术、土壤行为艺术,以及土壤架上综合绘画等。

对于这些土壤类型作品的形式相比较而言,“泥土水墨”在她所有的艺术系列中属于比较空灵的作品,但是,这些貌似空灵的作品却蕴含着厚重而古老的文化意味。

每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出现,几乎都伴随着人类对自身存在的重新认识,在审视宋陈独创的“泥土水墨”艺术系列时,我们就需要有这样的视角。

宋陈曾经说:“泥土是构成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物质,泥土孕育了自然万物,它意味着能量与神性的合一”。这其实是对宇宙的生成具有高度感悟之语。

「土上水墨 ·吾土」壹 100cm×200cm 2011年

「土上水墨 ·吾土」陆 120cm×180cm 2015年

「土上水墨 ·吾土」伍 158cm×150cm 2014年

「土上水墨 ·吾土」柒 170cm×170cm 2014年

“天地玄黄”是《千字文》的第一句,其出处源自于《易经》之中,《易经》说“天玄而地黄”,这里为了对仗简化作“天地玄黄”。我们知道肉眼可见的天的颜色是蓝色的,那么我们的古人为什么形容天是“玄”说黑色呢?因为天所呈相的蓝色,是由于宇宙深处光的衍射现象,实则为黑色,所以从颜色上说天是玄色的,而深蓝近于黑,所以谓之“玄”。

形而上的意义上则将高远、高深莫测的称之为“玄”。“玄”它象征了天道高远,正如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地黄”的一重解释是指宇宙中的天体,包括地球在内,都是大爆炸的产物,在初始状态它们都是炽热的物质。地球就将其温度凝聚在地核的岩浆之内,并借助太阳的能量不断地补充。因为有温度才出现生命现象;

「土上水墨 ·吾土」贰 120cm×120cm 2013年

「土上水墨 ·内在的山峰」150cm×150cm 2012年

「土上水墨 ·黑色河流」壹 80cm×30cm 2013年

“地黄”另一重的含义是指炎黄文化中,“土”的颜色,东方人的肤色,农作物黍、稷都是“黄”的。显而易见,宋陈在其创作的一系列《土上水墨》都充满了这种仪式化的宇宙创世隐喻:以“玄”色(墨色)之冷色,象征天道高远深邃;以黄“土”之暖色,象征地道厚德载物,同时其作品并具有强烈的“本土”根源性。

「土上水墨 ·捌 」120cm×120cm 2015年

「土上水墨 ·叁 」120cm×120cm 2015年

「土上水墨 ·玖 」120cm×120cm 2015年

「土上水墨 ·肆 」120cm×120cm 2015年

艺术家宋陈在一系列《土上水墨》创作所展示出的冥想性,和她创作思维所具有的穿透性和整合性,使其作品所展示的奥秘已不是理性层面可理解的,更需要默观,默观反而显的更具“当下便是”的重要性,这人类对自我的觉察与自然宇宙关联性逐渐合为一体的意识,使人们意识到人类乐园作为宇宙万物根源的实在,活生生地渗透在人类万有之中,既是真实又是超越、既是现在又是永恒。

——张辉  2021.3

「土上水墨 ·相 」壹 120cm×240cm 2016年

「土上水墨 ·相 」贰 120cm×240cm 2016年

《土上水墨·创作内观》

“泥土”是依附于地球表面上的一层厚厚的皮肤,而在我的眼裡,它就像是附著在亚麻布表面上的一层油画底料,我在“泥土”上作画,并对其可呈现的绘画语言做多重探索。沉迷于研究泥土与各类颜料之间的“化学反应”,在工作室中我所採用的是油画、丙烯、水墨等多种颜料混合的土壤绘画实验。

「土上水墨 ·梦土系列 」叁 50cm×170cm 2016年

「土上水墨 ·梦土系列 」贰 50cm×50cm 2016年

「土上水墨 ·梦土系列 」伍 30cm×30cm 2016年

「土上水墨 ·梦土系列 」肆 30cm×80cm 2016年

正如那地表亘古壮阔的土地一样,”泥土”本身的各种微妙质感和色泽变化即是一种天然的绘画,那是上帝给我们的美学馈赠;为了使这种具足天性的“土语言”不失绘画本色,我只选用了纯粹的“黑”系列的各种类颜料以及与油墨做为主绘画色系进行,泥土材料的混合创作对于画面的一系列多重探索,最终所呈现的是综合性的绘画结果。

「土上水墨」·现场

创作本身也是一个不断提纯的过程,而对于整体系列的绘画气质把控在原始而纯粹的气息上,为了使複杂的绘画实验过程纯化而朴实的体现,我把这个系列作品的命名叫作“土上水墨”;而对与“土墨”色语言的探索导致画面有一种浑厚而古老的气质蕴含其中……

——宋陈  2015.1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