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于2022年11月12日在美仑美术馆开幕,该展览由著名策展人张晓凌策划,本次双个展特邀艺术家孟禄丁、蔡广斌为长沙奉上一场当代艺术盛宴。

da9a9978ac7136b07e26da0f5d8a3e6f

双个展之“玄理冥造:孟禄丁”展览现场

02  双个展之“图像寓言:蔡广斌”展览现场
孟禄丁不仅是当代艺术的见证者,而且是开创者、启导者,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完整历程,如策展人张晓凌在本次双个展前言中所示,在艺术家中,很少人能像孟禄丁那样,几乎完整地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所有过程——从新潮美术的“理性绘画”,到表现主义艺术;从“纯化语言”的艺术自治主张,到抽象艺术的崛起,可以说,孟禄丁不同时期作品所构成的景观,完全可以视作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微缩版。

05

06

双个展之“玄理冥造:孟禄丁”展览现场

1985年,他即以《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的超现实主义风格,开了“理性绘画”的先河;自1986年始,他创作的《红墙》《足球》等,则成为那个时代表现主义艺术的代表作;1988年后,他又借《元态》《外壳》等作品,拉开了抽象艺术的序幕。从欧美游历回国后,他以 “元速”“朱砂”等系列作品,启动了当代艺术的再中国化进程,力图以神会、冥造之法探究宇宙之玄理。本次展览全方位、系统性地展示了孟禄丁近年创作的“元速”“朱砂”两个系列的作品。在展览的文献部分,可感受到孟禄丁所走过的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在孟禄丁身上,汇聚了一个当代艺术家所应有的品质:对大时代的敏感、哲理性的思考、创新的焦虑,以及隐藏在他潦草外表下的使命意识。在我看来,这些品质犹如暗夜中的簇簇火光,照亮了孟禄丁的人生道路,也点燃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希望。【1】

双个展之“图像寓言:蔡广斌”展览现场

双个展中呈现的另一位艺术家蔡广斌,其走过的艺术道路印证着他是极少数踏上创新历险之路的人,在策展人张晓凌看来,蔡广斌所创立的影像水墨新体,仿佛就是在历史的耳语下确立并展开的。其高贵之处在于,它不仅以水墨+影像的叠加态完成了一次当代水墨的变革,建构了当代水墨的新形态,而且由此搭建出一个具有哲理价值的“图像寓言”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蔡广斌以反思人的存在之命题,重新诠释了当代艺术的意义。因成就卓越,蔡广斌一直被学术界、艺术界推崇为中国当代水墨的代表性人物,其影像水墨也无可置疑地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志性成果。

这个展览集中展示了蔡广斌近些年来所创作的影像水墨作品。从庞大的展览叙事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见到蔡广斌水墨探索的心路历程,也能领略到当代水墨领域中的波诡云谲、气象万千。蔡广斌的影像水墨让我们意识到,寓言是艺术家在这个时代所拥有的独特权利。它意味着,艺术家将以寓言的方式,在超越性结构中重置当代人存在的意义,从而将作品推向精神图典的高度。同时,蔡广斌的影像水墨还让我们建立了这样的信心:当艺术的时流连同它的泡沫消逝后,中国当代艺术仍有坚硬的存在矗立在大地之上。【2】

5a23be6057633a86649f34f31114b86b

e29e01151f7b19d8473bff5476073373

展览现场

2022年11月12日展览开幕式当天,“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研讨会”同时召开,邀请著名策展人、批评家贾方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批评家王端廷,著名策展人、批评家、湖南师范大学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杨卫,著名策展人、批评家刘淳,著名策展人、批评家杜曦云,中央美院文艺评论研究中心副主任、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礼宾,人民日报高级记者钱晓鸣,西安崔振宽美术馆执行馆长侯昌恒,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黄啸,展览艺术家、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孟禄丁,展览艺术家、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教授蔡广斌参与整场讨论。

16研讨会现场研讨会现场

17 研讨会嘉宾合影研讨会嘉宾合影

策展人张晓凌首先发言,认为本次双个展的两位艺术家在艺术气质、类型上非常相近,同属于哲理性艺术家。他们都善于将艺术作为思考社会、人生及历史的方式,不仅仅将其拘囿于视觉审美层面。他们也同属于原创型艺术家,原创既是他们艺术的起点,也是他们艺术的皈依。两个人的理想都是力图在当代世界艺术格局中,以创新性姿态构建中国式的当代艺术。

从策展的角度看来,张晓凌之所以将孟禄丁、蔡广斌两位艺术家放在一起做双个展,是因为他们在创作及个人气质上所表现出的共有品质。作为思想型的艺术家,两人的作品均有强烈的观念色彩。孟禄丁出道较早,年少成名,先后经历了新潮美术的“理性绘画”“表现性绘画”以及抽象艺术等各个阶段,可谓中国当代艺术的见证者、参与者与创造者。他的文字具有强烈的反思精神,影响非常大,可视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关键节点。近年来,孟禄丁的创作历经了再中国化过程,试图通过冥想、玄思之方式,探索宇宙、自然、万物之奥义。

1 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8,2010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8,2010,孟禄丁

2 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8,2011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8,2011,孟禄丁

蔡广斌是中国当代最负盛名的水墨艺术家。他的水墨实验可以说始于反思而终于反思,他的水墨探索从一开始就是构筑在反思当代社会及人性异化这一观念之上的,而非单一的形式主义实验。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完全可以把蔡广斌的作品当作当代人的生存寓言,这也是蔡广斌创作试图达到的效果。

01 2016.2.22-shanghai中环高架,水墨+影像244cm×87.3cmx3、244cmx104.5cmx3、244cmx123.4cm、244cmx122cmx2,2016_副本2016.2.22-shanghai中环高架,水墨+影像244cm×87.3cmx3、244cmx104.5cmx3、244cmx123.4cm、244cmx122cmx2,2016,蔡广斌

02 堰塞湖01.2016.3.1与2020.1.25,水墨+影像,125cm×246cm、125cm×180cm,2016至2020堰塞湖01.2016.3.1与2020.1.25,水墨+影像,125cm×246cm、125cm×180cm,2016至2020,蔡广斌

孟禄丁、蔡广斌的双个展关涉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诸多课题,尤其是如何建构中国式的当代艺术话语体系的问题。能否在观念、形态、价值取向等层面上,建构与西方和而不同的当代艺术体系,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成败的关键,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能否在全球化格局中获得尊重的关键。张晓凌最后指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化方面花费大量金钱、心力但收效与影响甚微,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向世界提供新的价值观及原创性作品,在观念、路径、创作逻辑、价值取向及运作策略上都犯了一些错误,值得国内艺术界的反思。孟禄丁、蔡广斌的双个展在这方面提供了新的样板——他们以鲜明的原创性与中国价值立场,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国际形象重塑提供出新的可能性。

e9e1263f6a401c67a13c85507901f5f4

元速·时间球,布面丙烯,100cmx100cm x12,2009,孟禄丁

4 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21,2014-2015元速,布面丙烯,145cm×145cm×21,2014-2015,孟禄丁

贾方舟在研讨会中首先尝试区分两位艺术家在艺术面貌上的分野。蔡广斌在2000年以后被大家所认识,孟禄丁则是八五新潮的标志性人物。孟禄丁的作品《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是八五新潮的标志性作品;1988年他在美术报上发表的《纯化语言》的文章,从另一个方向讨论当时的八五新潮的作品缺少艺术语言的纯化;1988年人体艺术展上,孟禄丁用抽象的方式来画人体艺术表达,再次给贾方舟以惊喜。后来孟禄丁消失一段时间,留学归来以后,作品又给以新的惊喜,如张晓凌所说的,一方面具有思考性,是非常理性的表达。在中国抽象艺术中独树一帜。其后他使用机器制作的元系列作品也在中国整个语境显得非常具有个性。可以说,他作为一个艺术家,个人的语言方式与语言的创造性都值得肯定的。

03 2020.01人文与现实,水墨+影像,120cm×200cm×2,20202020.01人文与现实,水墨+影像,120cm×200cm×2,2020,蔡广斌

04 2020.3-心理,水墨宣纸,98cm×180cm,2020

2020.3-心理,水墨宣纸,98cm×180cm,2020,蔡广斌

蔡广斌是从水墨领域里面转型到当代艺术,水墨领域是一块比较固守的阵地,和当代交接很少,只有一小部分画家冲出,进入到当代艺术领域,他便是其中之一。贾方舟将水墨转向当代艺术归纳为四个向度:介入当代、激活传统、转换媒介、终极本体。介入当代,蔡广斌的艺术的作品主题,关注的对象是当代人的生存问题,是当代人的精神问题,因此要“介入当代”这一向度,第二个向度是从传统这棵大树上找到新的生长点,从传统延续中进入当代。第三次向度,虽然不使用水墨的材料,但是它的作品具有水墨的趣味,这部分也归到水墨范围内。另外一向度就是终极本体这部分,就是纯粹的语言上,水墨语言上探求到一个纯粹的极限,没有任何别的杂质的状态,纯水墨语言的表达。蔡广斌在这四个向度中,主要属于第一向度,因为他的作品进入当代,是以手机作为标志的当代人的一种生存,与当代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的作品和当代人的生活发生非常密切的关系,敏感的关注到当代人特有的生存方式,这是在过去极为少见的。另外,他的语言状态可以追溯到水墨画的兴起,他的画没有用笔,这是他的画的最大不同,加上摄影的使用和趣味,摄影的趣味和水墨的趣味融合到一起,构成了他的作品的新的风格,别具独创性。

在王端廷看来,本次双个展的一个特殊之处在于孟禄丁与蔡广斌实际上隶属于两种不同的画种。孟禄丁是油画出身,蔡广斌是水墨出身,一个是从西方引进来的油画,有一整套与油画相关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一个是从中国传统出发的水墨艺术,背后有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但是从他们的作品中存在一种对话的可能性,二者有高度的相关性和相似性,这就是它们共有的当代性。

5 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2,2018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2,2018,孟禄丁

6 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4, 2018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4, 2018,孟禄丁

从孟禄丁的整个抽象绘画的发展历程看,他的抽象绘画的起点是西方现代主义,但“朱砂”系列吸收了中国传统绘画的营养,有一种从西方油画回望中国传统的意思,该系列绘画仍然应该归于理性和冷静的几何抽象。他的整个抽象艺术的脉络还是从抒情走向几何,从感性走向理性,这一转变是难能可贵的。对于中国抽象艺术,王端廷更加看重几何抽象这一脉,西方的几何抽象是离中国写意艺术最远的极点,而中国最缺少、最需要补充的就是这种几何抽象,因为几何抽象的内在本质就是理性精神,这是工业文明时代所需要的最重要的精神品质,它有助于我们认识、理解和掌握现代工业文明成果,进而创造出新的可以跟西方平起平坐的工业文明新成果,包括从生产到艺术各个领域的新成果。孟禄丁能够不断地打破自我、不断地超越自我,作为一个“八五”元老艺术家,他为后来的年轻艺术家做出了表帅。且不断创新求变,让他成为“八五”元老中是最为突出的一个。

05 安静!10平方,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x2,2021安静!10平方,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x2,2021,蔡广斌

06 发生·北京·2021-04,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发生·北京·2021-04,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蔡广斌

蔡广斌与孟禄丁是殊途同归,蔡广斌是从传统中国画跳过了写实主义,跳过了形式主义,走到了观念主义。蔡广斌水墨绘画的观念主义体现在对现成图像的挪用、再造和转译。西方现代观念主义绘画挪用的是照片,而蔡广斌挪用的是数字图像,就是手机照片,这是最新的数字成像技术。他把手机照片与中国最古老的水墨画嫁接在一起,不但从艺术本体上拓展了水墨的表现力,也从艺术的主题和题材也就是表现内容方面,使水墨有了一种进入现实、介入现实的可能性。蔡广斌的水墨艺术不仅是艺术本体和方法论上的蜕变,更重要的是价值观上的更新。人们总在谈论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是价值观,方法论是次要的,它为价值观服务的,也是把蔡广斌看作是一个从传统水墨走出来的当代艺术家的关键所在。

其次则涉及到民族性问题,例如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展览一方面体现了真正的民族性,但又不能为国际艺坛所接纳,原因本质上在于价值观的冲突。中国当代艺术要让世界各国观众接受,必须与世界民众有相同的价值观,譬如自由、平等等观念,譬如艺术家独立和创造的品格,所谓形式和语言则是次要的。中国民族艺术不是没有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示过,中国最早在1980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参展作品是“民间剪纸”,1982年第二次参展,送去的是“刺绣”。但这些民族特色与当代艺术精神实则完全格格不入。从这一点来看,蔡广斌在水墨上的创造显得尤为难能可贵,这样的水墨才能走向世界。

杨卫则首先将孟禄丁视作一位典型的“艺术史中的艺术家”,他早年创作的油画作品《在新时期——亚当·夏娃的启示》是“八五美术新潮”的标志之一,被载入了艺术史。这是其一,其二是孟禄丁的艺术探索轨迹,几乎贯穿了艺术史的进程。即从写实到表现再到抽象,这个艺术逻辑递进的过程,已经完整地贯穿在了孟禄丁的艺术生涯之中。孟禄丁的艺术立场,或者说他所秉持的人文价值有一个鲜明特征,即保持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前卫艺术的姿态。

7 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5,2019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5,2019,孟禄丁

8 朱砂·雄黄·石青,黄麻矿物质颜料,100cm×100cm×2,2021朱砂·雄黄·石青,黄麻矿物质颜料,100cm×100cm×2,2021,孟禄丁

在杨卫看来,前卫艺术在今天已然有它明确的价值立场,而当代艺术在某种意义上较为模糊,很多人以当代艺术的名义,抹掉艺术背后的价值形态,其实是一种价值的掩盖与回避。前卫艺术的本质就是不断创造,不断打破自己、重建自己,包含了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孟禄丁的艺术语言真正形成还是从他提出“纯化语言”理论开始。尽管人们谈论较多的还是他于“八五时期”创作的《在新时期——亚当·夏娃的启示》,但从语言的建构来说,孟禄丁后来提出的“纯化语言”,才是现代艺术的语言基础。从那时起,孟禄丁拥有了一种语言自觉并持续推进到现在,语言逻辑非常清晰和完整。概括来说,孟禄丁的艺术是从绘画到反绘画再回到绘画,他的艺术探索不断拓展绘画的边界,丰富绘画的语汇。

07 发生·江湾·2021-07,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 发生·江湾·2021-07,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蔡广斌

08 呼吸-利兹01,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x2,2021呼吸-利兹01,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2,2021,蔡广斌

蔡广斌则是一位典型的观念艺术家,尽管蔡广斌使用水墨这种传统的中国画语言,但他从观念艺术角度激活传统媒介,因而与传统意义上的水墨画家大相径庭,也构成蔡广斌艺术探索的意义之所在。杨卫认为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艺术家从观念的角度进入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水墨画形态。王端廷提及传统水墨画多以老庄哲学为价值内核,寄托文人士大夫的隐逸情怀,大都是以表现山林秀色、田园风光等为题材,弱项在于观照现实生活。但在蔡广斌的作品中,现实生活却是其主要的表现对象,甚至是他作品的价值内涵。他用水墨和影像两种迥异的语汇相契合形成自己的艺术观念,观照现实生活的同时,拓展水墨艺术的边界,因此获得前卫性。从这个意义上说,蔡广斌和孟禄丁的实践异曲同工,都在创作领域中拓展出自己的艺术语言。

刘淳注意到孟禄丁在他的艺术道路上不断改变画风这一特点,去美国之后孟禄丁的视野更加开阔,艺术创作上不断地否定自己,超越自己,成为中国抽象艺术领域中一道独特景观。他用机械手段制作的《圆》并不是抽象艺术的延续,而是反抒情抽象艺术,以近乎于通过精确计算完成的几何图象,令人想到蒙德里安“冷抽象”中的精准性。这种理性贯穿在孟禄丁从早期的具象绘画到后来的抽象艺术,他始终是一位充满理性精神和理想思考的艺术家。从具象绘画到抽象绘画,其中跨越之大,是一种跨越领域的根本性的转换,是一种告别和再出发以及艺术上的革命。

9 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2,2021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145cm×145cm×2,2021,孟禄丁

10 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200cm×200cm,2021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200cm×200cm,2021,孟禄丁

11 朱砂·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95cm×551cm,2021朱砂·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95cm×551cm,2021,孟禄丁

在谈论蔡广斌的艺术时,人们都会将目光集中到他的“影像水墨”。蔡广斌的“影像水墨”在当代水墨中产生极其广泛的影像,正如张晓凌对蔡广斌的准确界定——“影像水墨新体”。有人把蔡广斌的新水墨称作“都市影像”,刘淳认为这有失准确,与其说是“都市影像”不如称其为“社会影像”。在蔡广斌的作品中,以墨代笔产生出一种极其特殊的视觉效果,拓展了中国画的空间和领域,使笔墨和观念得以延伸。

09 凝视.2021-怀念01-安波路,水墨+影像97cm×180cm、97×180cm,2021发生.2021-怀念01-安波路,水墨+影像97cm×180cm、97×180cm,2021,蔡广斌

10 凝视·2021-08,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发生·2021-08,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蔡广斌

11 凝视·2022-03,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 发生·2022-03,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蔡广斌

12 凝视·2022-南极010,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发生·2022-南极010,水墨+影像,97cm×180cm、97cm×180cm,2021,蔡广斌

另一方面,蔡广斌的探索与实践,以及实践中发生的巨大变化,与他离开东北那片寂寞的土地,来到国际大都市上海之后发生的转变密切相关,变化来自于身体的解放与精神的自由——也是水墨的解放和解放的水墨,他的艺术始于新水墨,几分承载,几分叛逆,叛逆中又蕴藏着古典资源的返顾,也包含个人资质的释放。既包含图式的挪用,也有题意的借取,因此与当今的机会主义者形成了巨大反差。蔡广斌在艺术探索上的痴情与勤奋有目共睹,从当代艺术的意义上说,他作品中的社会批判和语言批判,恰恰是中国当代艺术最核心的问题。

杜曦云在发言中将二人看似没有关联的创作路径,比作一种相互补足的关系。蔡广斌对当下遭遇的具体问题追根问底,以具像和社会问题作为创作的切入点。孟禄丁则是在走向抽象之后,尽可能溯源到世界与人性之源,溯源至最原始的源头,从而走向一种元叙事。蔡广斌对当下困境的表达,透露出迷失、茫然、痛楚的情绪,并与他熟悉的水墨材料十分契合。水墨本就是流动变化、重直觉、重感悟的的媒介。孟禄丁在进行元叙事时试图溯源到神秘的源头、终极源头,以几何抽象的方式表达他所认为的生命源头、道路与方向,以及继续前行时的意志,他的油画语言以几何抽象为主,清晰、肯定、明确。油画颜料层层叠加,能感觉到面积或大或小的荧光,甚至星星点点的光点。还有朱砂、雄黄、石青——这些和中国传统的神秘主义相对应的材料,其油画语言与艺术家的溯源也是契合的。蔡广斌是从现实问题追溯前因,孟禄丁是对生命和宇宙的源头回溯,找到神秘的源头。这让双个展成为两位艺术家从创作方向、语言到材料形成一种互补关系。

12 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100cm×460cm,2022雄黄,黄麻矿物质颜料,100cm×460cm,2022,孟禄丁

13雄黄·石青·1,黄麻矿物质颜料,205cm×205cm,2022雄黄·石青·1,黄麻矿物质颜料,205cm×205cm,2022,孟禄丁

刘礼宾在发言中提示出孟禄丁在新作中出现的重要转变,用朱砂、雄黄作为主要材质进行创作,其中涉及到中国当代艺术的传统转化问题。在当代艺术界似乎有一个禁忌:只要谈及传统,好像就不具备“当代性”,这无疑是一种过于简单的话语模式,这依然徘徊于简单的二元对立式论的思维框架。孟禄丁作为“让渡者”,直接选取淬炼的是一种传统材料。其作品所达到的品质和美院传统有关。美院科班出身让他体现的美院品质,是“学院和当代艺术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所难以囊括的,孟禄丁的绘画品质与他多年从事造型艺术创作的学习、创作经历密不可分。2015年左右中国艺术市场曾出现一批年轻的抽象艺术家,但语言的装饰化现象严重,就是因为语言的锤炼不到位。孟禄丁通过装置与绘画激活传统材质的当代性,这种“当代性”充盈于展场里面。惯有的叙事很难理清孟禄丁的创作,他正是以自己的创作让人们对这些叙事产生怀疑。这里面除了艺术语言的脉络,还有艺术家主体处于一个文化场域中进行自觉文化站位的明晰线索。

13 堰塞湖·018-波纹,水墨+影像,97cm×180cm、120cm×180cm,2021堰塞湖·018-波纹,水墨+影像,97cm×180cm、120cm×180cm,2021,蔡广斌

14 心理.2015-2022,水墨+影像,98cmx180cmx10,2022心理.2015-2022,水墨+影像,98cmx180cmx10,2022,蔡广斌

蔡广斌毕业于浙江美院国画系毕业的,把他放在当代水墨领域去看其实是另一种限定。水墨已不是简单的技法与语言问题,只是他采用的材质而已。蔡广斌处于当代的图像语境之中,找到了图像与绘画的悖谬关系,借用创作激活图像的更多信息,恢复图像信息的客观性。打印图片并将其和水墨作品并置,在两种艺术形式之间制造“缝隙”。蔡广斌通过对图像时代的理解,进行着形象的激活(相对于图像的遮蔽和对艺术语言的惯性解读)。

15 此刻.7.28-29.2022,水墨+影像,98cm×180cmx4,120cm×180cm,2022此刻.7.28-29.2022,水墨+影像,98cm×180cmx4,120cm×180cm,2022,蔡广斌

16 生发·图景,水墨+影像,98cm×180cm、98cm×180cm,2022生发·图景,水墨+影像,98cm×180cm、98cm×180cm,2022,蔡广斌

侯昌恒将蔡广斌以水墨与影像的跨界作品中呈现出黑白灰关系诗人气质,与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的影像表达中传达的诗意相比较。在他看来,阿巴斯的影像作品表现着黑白灰诗意的“无人之境”,而蔡广斌的水墨影像架上作品则的表现出黑白灰诗意的社会与城市中“有人之境”。他尤为注意到展览中二位艺术家作品的交界处所形成的强烈对比,以及孟禄丁的装置作品现场如同“巫师道场”般令人震撼的场景。如果说蔡广斌的作品传达出一种诗人气质,那么孟禄丁的作品则传达出艺术殉道士般的气场。

14 雄黄·石青·2,黄麻矿物质颜料,205cm×205cm,2022雄黄·石青·2,黄麻矿物质颜料,205cm×205cm,2022,孟禄丁

15 雄黄·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直径200cm,2022雄黄·朱砂,黄麻矿物质颜料,直径200cm,2022,孟禄丁

钱晓鸣用“艺术的探究”形容孟禄丁的创作,又以“人的研究”形容蔡广斌的作品。在他看来,“几何”与人类早期文明,与对自然带有强烈权力意志的把握有关。早在20世纪20、30年代,向西方学习的图案设计艺术先驱,如陈之佛、雷圭元、庞薰琹等人对图案的表现性高度重视。雷圭元在《近今法兰西图案运动》一文中便强调法兰西图案对于国家意志、民族的思想的体现和把握。朱砂、如瞳孔般的图案、蝙蝠形、闪电形、回字形都体现出承载意象背后的,让观者得以清晰感受到的信息。蔡广斌的作品中展现出从传统到当代的丰富性。蔡广斌的笔墨深藏不露,达到了“见笔”的要求,这既是一种很深的技法问题,也是一种很高的修养。

【1】张晓凌,《玄理冥造——孟禄丁作品展》

【2】张晓凌,《图像寓言——蔡广斌作品展》

编|艺讯网

图文资料致谢主办方

展览信息:

“玄理冥造:孟禄丁、图像寓言:蔡广斌”双个展

海报参展艺术家

孟禄丁、蔡广斌

开幕式: 2022年11月12日(星期六)上午11点

展览时间:2022年11月12日至2023年1月12日

展览地点:美仑美术馆(湖南省长沙市东二环一段622号湖南美术出版社内)

发布:宙书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