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为纽约艺术家丹尼尔·阿尔沙姆Daniel Arsham)举办的回顾展“连接时间”墙上的铭文之一是“制造事物/你需要/看到/存在于世界上”。这可能是全世界艺术家的号召,但最重要的是,它是对艺术家作案手法的恰当概括。涵盖多个学科,从建筑和设计,到时尚和雕塑,Arsham 的跨学科作品以其隐晦的模糊性和颠覆性的熟悉感令观众震惊。 Moco 博物馆的大型展览与 Galerie Perrotin 和 Galerie Ron Mandos 合作创建,将持续到 2019 年 9 月底,涵盖了 Arsham 的整个职业生涯,让参观者沉浸在另类现实和扭曲的维度中,忠实于上述座右铭,过去、现在和未来在艺术家的意愿下共存。

Daniel Arsham,侵蚀补丁。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侵蚀补丁。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侵蚀补丁。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侵蚀补丁。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A central concept in Arsham’s work is ‘fictional archaeology’ whereby everyday objects of contemporary life and pop culture, from laptops and cereal boxes to teddy bears and Disney characters, are imagined by the artists “as if they’ve been uncovered on some future archaeological site”. Inspired by a visit to Easter Island, whose monuments are still a mystery to archeologists, Arsham uses geological substances such as volcanic ash, rose quartz, obsidian, and glacial rock, to create a series of artificial relics that he continuously expands. Faced with such intriguing artifacts such as the Miami Heat Jacket and Eroded Pluto Dog.
Daniel Arsham,Eroded Pluto Dog。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丹尼尔阿尔沙姆, 侵蚀冥王星狗。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迈阿密热火夹克。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迈阿密热火夹克。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迈阿密热火夹克。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迈阿密热火夹克。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坐着的女性人物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丹尼尔·阿舍姆, 坐在女图。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使用类似的技术,Arsham 腐蚀了白墙并“暴露”了下面的矿物核心。该装置名为“侵蚀墙纸”,引用了建筑在时间流逝和自然力量中固有的脆弱性,这是艺术家在童年目睹飓风的破坏力后一直在他的作品中探索的反复出现的主题。这也表明他的艺术实践与建筑学科是多么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事实上,Arsham 不仅是一名舞台设计师,他还经营着自己的建筑公司 Snarkitecture,该公司与知名艺术家、音乐家、设计师和品牌合作。

Arsham 的建筑敏感性在他的Elastic Wall系列中也很明显,它有趣地测试了我们对物理空间的感知。该系列展出的是他的标志性作品“隐藏人物”,正如标题所暗示的那样,其中一个人物被困在墙上,其灵感来自古希腊雕塑中使用的悬垂技术,以及其他由玻璃纤维制成的令人费解的作品,像Corner KnotFalling Clock 一样,它们确实扭曲了画廊房间的结构。

丹尼尔·阿舍姆《落钟》。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落钟。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丹尼尔·阿舍姆《落钟》。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落钟。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钙化室。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钙化室。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钙化的房间是阿尔沙姆特别为展览创作的一个不平衡的装置,展示了一个普通家庭被钙化的后世界末日场景。幽灵般的客厅里的每一件物品,从中世纪的家具、灯具到盆栽、书籍和衣服,都已经变成了化石,仿佛空间经历了极其漫长的腐朽过程,或者说经历了像维苏威火山喷发一样的突然,猛烈的事件,其灰烬完美地保存了庞贝城。

令人困惑的是Amethyst Ball Cavern,这个装置让游客沉浸在一个完全混乱的空间中,但又充满了一些熟悉感。数百个腐烂的、紫色的网球和排球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荒诞、异想天开的洞穴。当游客走过这个梦幻般的地下墓穴时,三个涂有紫水晶的发光篮球柔和地照亮了阿尔沙姆称之为“未来遗迹”的地方,他们对时间和地点的感觉是混乱的——这可能是一个反常的未来,也可能是一个超现实的噩梦。当游客瞥见自己的倒影时,错位感变得更加刺耳,这要归功于紫色幻境中的一面离散镜子。

与本次沉浸式展览中的其他作品一样,紫水晶球洞洞令人回味地概括了 Arsham 作品的潜在意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旨在将参观者“带到一个未来,从那里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他们自己的经验观察物体”。以时间的视角生活”。

Daniel Arsham,钙化室。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钙化室。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紫水晶球洞。 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 伊莎贝尔·詹森摄。
Daniel Arsham, 紫水晶球洞。阿姆斯特丹莫科博物馆的展览现场。伊莎贝尔·詹森摄。

伊莎贝尔·詹森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