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2日的下午,“光阴心相”张钧绘画作品展的开幕式在上海华泰艺术中心举办。在开幕式上,本次展览艺术主持张方白先生、艺术家代表杨卫先生、策展人Shirley尹希文小姐分别表达了诚挚的祝贺。与其说这是一场展览的开幕式,张钧认为此时此刻更像是新老朋友相聚一堂的一次派对。

展览开幕现场

来到展览现场的嘉宾有:著名批评家中国批评家年会秘书长杨卫先生、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方白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孟禄丁教授、著名艺术家何云昌先生、同济大学创意设计学院博士生导师吴国欣教授、中央美术学院(中法)艺术与设计管理学院书记黄可一先生,中央美术学院(中法)艺术与设计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可女士、华泰美术馆馆长尹安泰先生、奥赛画廊董事长蔡彭程先生、东华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胡杰明教授、著名艺术家蔡广斌先生、华泰美术馆执行馆长武树先生等…

张钧在开幕式的致辞中说到:“在我的画画生活中,记录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我常说‘物,是物,物也不是物。’事物只是传递了我在创作过程中的情绪。这次展览是一次小小的‘我世界’的时空之旅。展览让我感受到分享的快乐,一次次觉得‘我世界’被‘他世界’包裹的感觉也可以是美好的。”

在展览如期开幕一切事物顺利进行后,张钧回忆起展览筹备的日子,那时候的她刚带着三十几张画辗转从纽约到旧金山再到上海,当她第一次来到华泰美术馆感受到的是超过预期的美好。“高度结构灯光设计无疑是国际化的,干净利落无一丝拖泥带水。”她一边看着美术馆的墙面,一边开始想象一幅幅画作被挂起来的样子。当展览日渐行渐近,布展结束后第一次面对自己的作品:有些陌生也有些感动,熟悉的作品在不一样的环境里,宛若新生

张钧出生在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之家,父亲是歌剧院团长和大提琴演奏家,母亲是国家一级导演、舞蹈编导。受家庭艺术氛围的熏陶,张钧的绘画作品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戏剧舞台的影响,如作品要有一个故事,或者一个情绪在画面里。这不是为作品刻意设计的桥段,而是慢慢浸入血液里、骨髓里的本能。

Q:您的作品透露出一种私密的细腻的感受,您在创作中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张钧:我站在美术馆里一幅幅作品看过去,时间在心底打着小鼓,唱诵着彼一时的情绪,和彼一时的泪。看着那些曾经画到潸然泪下的作品,忆起往昔在palo alto自己小小工作室不眠不休的工作日……

过程其实是快乐的,每一张画都在心里,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完整表达更愉悦吧。就像回忆起后花园的紫藤爬满了花架,隔着玻璃看,也隔着玻璃努力闻,空气里是满满的醉意……

世间万物,雨和光,白天和黑夜,笑还是哭,谁又能说出来是好还是坏?一切的美好需要捕捉,敏感、敏锐、敏捷,大概是老天爷赋予艺术家的职责吧!捧着,要珍惜!

创作中的张钧

沉默的鸽子-The-silent-pigeon-布面油画 -40×50cm  2017

Q:您画面中会使用诸如麻绳、贴布、珠子等复合材料,这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张钧:复合材料的运用不是刻意的,选择在画面中如此呈现是自然而然的”被选择”。比如我的作品《魔镜》中出现的麻绳,是当我创作的时候眼睛看到了画室里的麻绳,就把它用在了画面里。并不是在创作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我有意的为了有复合材料的出现而去选择了它。同时还有画面里出现的一卷卷纸条,那是我用来擦干净笔上颜料的纸巾,就是有那么一刻突然觉得擦完笔之后的纸巾也是很美丽的,颜料在纸巾上留下的,是我创作的痕迹。

就是因为这样一次次“偶然”的选择,在后来的创作中我都会在作品里放入一点点用过的材料。

城市里的桥-Bridge-in-the-city-布面油画 -61x92cm  2015

Q:不难看出您是一个很感性的人,那么绘画之余您有什么爱好呢?它们又如何影响您的创作呢?

张钧:最喜欢的一个业余爱好是做饭,“我喜欢做中餐、西餐。我还可以做面包,我的面包可以算作是专业水准了,这是我最爱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在旅行的过程中暴走,特别是在没有去过的异国小城街头暴走。在这个时间里人是安静的,因为周围的所有环境都是陌生的,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风景,和安静的心。我大部分创作的思绪都是在暴走的过程中形成。

领悟  Realization-布面油画 -92x122cm -2018

Q:和我们谈谈“光阴心相” 这个主题吧。

张钧:这次展览的主题《光阴心相 | 张钧绘画作品展》延续了2019年我在北京东岳美术馆的展览《漫·慢——张钧的视觉记忆》。这两个展览虽然从名称上听起来没有什么关联,但实际上都是指在时间的流逝过程中人的心态,缓慢的、有序的、不急不促的在做着自己事情。这两个展览就是记录生活中我的这种心态,就像在“我世界”里,用一个特别平缓的速度生活。现在的时代大环境里人们都讲究“快”,而与之背道而驰的一种“慢”是我想探讨的话题,用“慢”来记录发生在“我世界”里的故事、情绪和心态。

红色-Red-布面油画 -70×100cm -2017

花的种子 Seeds of flower 布面油画  61x92cm  2016

女性天生就是敏感的,我特别愿意把做为女性的敏感特质放大化。我觉得敏感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比如说我画的花,表面上看是花,但是自然界中没有一朵那样子的花,它是我心里开出来的花。再比如说我画中所有的光源,它们都是主观的光源,那束光是从我心里打出来的光。我用女性的敏感度来捕捉我自己在时间流逝过程中遇到的跌宕起伏,哪怕是一些特别小的事情,“今天开车迷路了,那一刻的心境是怎样的?”但是这样的经历我不是把它用写实的手法像拍照片一样诠释出来,而是把那一刻我迷茫、沮丧的心境,用花的形态展现出来,究其缘由在于心境是不可视的。所以我画面中所有的“物”,在我的语境中是“非物”,是“物”也不是“物”。“物”只是把情绪转化为可视的“物”的一种媒介,一座桥梁——让你看到自己,看到我,看到观者,引发共鸣情绪的一座桥梁。

花,不是真实现实中的“花即是花”,是述说我内心深处的情感,这即是“光阴心相”想要分享给观众的一种情绪。

小熊娃娃  The-Bear-doll-布面油画 -92x122cm -2018

Q:这些作品中,您最喜欢哪个系列?

张钧:在我所有的作品里,有几张画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魔镜》是一个系列5张作品中的第一张,这张画可以说是我自己心境的一个小转折。因为之前画的所有的“物都不是物”,但这5张画的物,它们是物,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存在。《魔镜》中有陪伴我去很多国家旅行的小公仔,有刚搬到美国时因为我家两个双胞胎小孩属兔而买的小兔子……这些都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物件。

镜子-Mirror-布面油画 -92x122cm -2018

我当时构想画面的时候是带着一点小幽默的,这种小幽默是生活中我们正缺少的东西。我是以一种游戏的心态在作画的,所以我愿意把这个游戏从儿童的游戏变成成人的游戏的时候,我会加入一点成人世界里的童趣。这就是我所说的“小幽默”。

我们经常看镜子,镜子会告诉我们答案,但它告诉我们的是真实的答案吗?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解答是:镜子没有告诉我们任何答案,所谓的答案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我们往往说“魔镜”会给我们真实的答案,其实答案自在我们心中。所以从这个系列开始我的心境发生一些小的转变,“小公仔”、“小兔子”都是带着既定的背景站在画面中,告诉观众“你们看到的和我想说的是不一样的答案”。

Q:您认为创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钧:在我创作的过程中有过几次特别深刻的情绪宣泄,我曾在自己的文章中描述它们是“冰凉的泪水,一滴滴落到地面上。”但是这些泪水和我创作的内容毫无关系,流泪并不是因为在创作一幅特别沮丧和悲伤的作品,我其实不太明白当时为什么会落泪,可能是因为太专注了吧。

徘徊在悲伤中的花瓣 Petal-that-linger-in-sorrow-布面油画 -70cmx100cm -2017

在所有的创作过程中,我自认为是一个真诚、真挚的艺术家。即使在连续十几个小时的创作过程中,我仍然是安静且投入的。我不喜欢画草图,每次对待画面的构想,我不是“有备而来”,而是“有感而发”。我时常回想起母亲的创作经历,她是一位古典舞和民族舞的编导,在我从出生到十八岁每一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去农村收集“社火”相关的资料。每次回到家中她都会和我分享此行的经历,有危险也有愉悦。有一次她需要在夜晚翻越一座山赶往下一个寨子,村里的少数民族兄弟姐妹打着火把,像山间的萤火,帮她照亮前行的山路。正是因为拥有这些既美好又深刻的经历,才能让我们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感而发。做到了“真看、真听、真感受”而创作出来的作品,不是凭空捏造,也不用迎合的作品,才能被称之为真诚的创作

蓝色植物  Blue-plant-布面油画 -70x100cm  2017

Q:其实您的绘画渗透出那种感性和柔软,但是在谈论自己创作时却思路清晰,十分理性。

张钧:是的,我画画的过程也一直有两个人,一个比较理性,一个比较感性。理性的那一个有的时候乐观、豁达,有的时候坚强。但是远远地望着另一个可能脆弱、悲哀,可能软弱的自己。哪怕就是那么一个瞬间,也会被理性的自己捕捉到,然后表达出来。我常常不知道自己是用理性还是感性画画,或者两个都是。

我同时也觉得女性艺术家和男性艺术家最大的区别在于敏感度,我不大愿意舍弃女性特质去追逐画面的刚强,相反,我太愿意尽情释放那种柔软、脆弱的一面,但却呈现出矛盾感、有冲突的那种强,那种因对比而表达的极端性。有时觉得那是女性,但同时也是我。

我更不太认可人不会脆弱,我相信人人都有,只是转换的时间快慢。有的人面对沮丧可能五分钟,有的人一辈子。形成情绪背后的原因我想有大有小,但情绪本身没有。所以我这五年一直关注女性情绪问题,我用我自己的角度,来诠释女性的情绪化,挺有趣的。我把自己的感受直接表达在画面,不管是用花,用鸟,还是用落叶,是一个面对面的直视。

艺术家张钧(Kelly Z)

艺术家介绍

张钧(Kelly Z),是一位旅美艺术家。她毕业于西北纺织学院服装设计专业,后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文化创意产业研究生班,2006年后定居美国,现为平遥国际艺术中心艺委会委员,香港FAC国际少儿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上苑艺术家联合会理事,美国Kelly工作室艺术主持,2020迪拜世博会中华文化馆艺术指导,作品曾在法国Clunny艺术中心,纽约Metropolitan pavilion等艺术机构多次展出,并分别于2019年10月在北京东岳美术馆、2021年11月在上海华泰美术馆举办个人艺术展。

展览海报

展览介绍

《“光阴心相”——张钧绘画作品展》是由华泰美术馆、华泰艺术中心主办,BJSD山达(上海)工作室协办,于2021年11月5日至11月26日在上海华泰美术馆举办的张钧个人绘画作品展。

展期  |  Exhibition Time

2021.11.05  – 2021.11.26

展览地点  |  Exhibition Venue

华泰艺术中心

上海市嘉定区曹安公路4058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