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11日“人民的纪程——主题性与纪念性雕塑大展·北京站”于在北大资源天竺艺术中心(PKU AC)开幕。“人民的纪程”由国家艺术基金支持、中国美术学院主办,首展于2019年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拉开帷幕,此次巡展至京。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书记 本次展览总监 潘晓蕾致辞

中国艺术研究院 参展艺术家 李继飞致辞

北大资源天竺艺术中心馆长 高飞致辞

展览基于雕塑艺术的本体语言和新中国雕塑的历程,呈现自新中国以来“人民形象”的发生与发展,巡着“塑形”“丰碑”“群像”“纪念”“情志”“湖山”这几条关于塑造的思考展开,挑选了200余件作品、小稿、手稿、文献等,展现了雕塑家塑造出的历史与时代的知觉、个体与群体的知觉、自然与生命的知觉,力求呈现出新中国雕塑艺术主题性的坚守与发展,以及纪念性的文化脉络。

在教研部分,展出了多件艺术学习者们熟知的雕塑作品,比如展出了程曼叔1950年的《少女头像》。

程曼叔《少女头像》 57x19x26cm 1950年

在此作品之前,中国雕塑教育所使用的教具和头像,都使用国外引进的雕塑石膏形象。在教学中,程曼叔深入理解东西方人物的不同特点,采用细腻柔和的手法,塑造了这具具有东方美的少女头像,呈现出内敛、生动、精致、线条流畅的东方人的雕塑形象,这成为中国现代雕塑教学中经典的教学头像,也被大量翻制成程石膏像流传于社会。

叶庆文《头部解剖》 石膏 56x23x23cm  1953年

叶庆文1953年的《头部解剖》同样也在中国雕塑教学中具有重要意义。为了让学生能理解中国人特有的形体结构,叶庆文1953年制作了具有中国人肌肉特点的解剖头像,这成为全国一代又一代雕塑学子们学习解剖入门的教具。

傅维安《马头教具》石膏 1975年

傅维安1975年在上海西郊公园所作的《马头教具》更是流传广泛,傅维安塑造出的马头造型,用于学生学习雕塑造型、变形、抽象等艺术语言,这一马头形象后来被中国美院的雕塑工厂翻制不断被作为雕塑范本使用,甚至被卖到国外。

1954年,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还成立了翻铸组,任务是翻制师生雕塑教具,为全国雕塑教学工作提供良好教具保证,这对于新中国之后的雕塑艺术教育影响深远。

谈雕塑的话题,新中国雕塑艺术历程中,最绕不开的题材是主题性题材创作,无论是纪念碑、重要历史事件,还是经典人物创作,都融合了雕塑家们最为扎实的功底和最深度的思考。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美术学院也多次创作过大型主题雕塑,尤其是对重大历史题材的主题创作有着丰富的经验,创造过诸多辉煌。

新中国成立之初,时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今中国美院)院长刘开渠受命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和大型浮雕的创作。从1952年至1956年,他主持创作完成的《胜利渡过长江》《解放全中国》《支援前线》《欢迎解放军》等作品。当时中国美术学院的艺术家群体一部分从杭州到北京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工作。

《解放一江山纪念碑》系列

留在杭州的艺术家们则在杭州完成了《解放一江山岛纪念碑》,是开启纪念碑时代的先声之作,也是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集体创作的首座纪念碑。

中国美术学院2018年-2021年6月集体完成作品《攻坚》  现场展出小稿

时隔近70年,2018年,又一重任落到新一代雕塑艺术家的肩上:建设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以巨型群雕组成的重大主题雕塑创作工程。

汉白玉雕塑《攻坚》 长15米、高8米、宽5米,位于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西侧广场

历经3年,10余人的创作团队,50多次改动调整,中国美术学院雕塑艺术家们最终完成了长15米、高8米、宽5米的巨型雕塑创作《攻坚》。

12个情景,67个感动中国人心灵的形象,以雕塑艺术诉说着百年来中华民族的苦难与辉煌。

展览现场展出了《攻坚》小稿。

现场展出的不同版本鲁迅雕塑

展览还单独设置了一个板块“鲁迅”,策展人刘潇谈及,策展团队在展览策划中讨论或许每一个雕塑家的工作室都有一件“鲁迅”形象,展览也选择了中国美院雕塑家创作的不同鲁迅的形象,呈现了不同雕塑家刻刀下的鲁迅形象。

童年板块

展览的童年板块,展出了不同时代背景下中国儿童的状态和生活情景,儿童作为每个时代象征着希望的形象,也承载着社会的未来,展览也选择了80年代至近年来的儿童雕塑形象。

许江先生从塑人、塑史、塑风的角度谈及了整场展览的特点,首先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雕塑历程中对于生动的东方人的塑造,所谓“塑人”;也能看到雕塑反应中国社会重要历史见证的创作,以雕塑讴歌新中国历史,所谓“塑史”;同时,展览也呈现了中国美术学院历程中的雕塑学术之风,雕塑在每个时代呈现出生生不息的时代风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