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是建筑与天空的连接,是空间重要的庇护,也是建筑的核心要素。屋顶的形式逻辑被两个自然要素所左右,重力和雨水。重力作为恒久存在的万物法则,雨水作为时刻变化的自然之物。与重力的抵抗、与雨水的疏导,决定了屋顶的形式演变。随着现代材料和力学的发展,自然要素不再是屋顶形式的主导,建筑显现出一种强大无比的人力结果,变得越来越像机器,形体的几何纯粹性和形式的手工操作感(切割、扭转……)展现着现代人的野心。我们对于建筑的哲思并非如此,建筑不是对自然驱赶,而是天人合一的互相接纳:对自然的狂野进行顺导,对自然的生机尽心呵护。

▼项目鸟瞰 © 唐徐国

▼雨屋正立面 © 唐徐国

 

▼总平面图 © 来建筑

雨,是因重力落下的水。水,既无形又有形,既柔软又强力。容器可以刻画水的形状,重力可以推动水的力量。水的顺导是对重力动态的刻画,容器般的建筑则是对重力静态的塑造。一静一动,被牛顿精简成公式的万有引力,因建筑能够呈现出多种推演的证明。

▼雨屋外观 © 唐徐国

▼雨屋与周围建筑 © 唐徐国

雨屋位于远离城市的半山之中,周围被竹林和农田环绕。两座分开的村宅用一片大屋顶覆盖。屋顶被圆柱撑起,雨水得以多种方式和路径导向地面,形成一种无形和有形的对仗。于此,我们称之为顺水六式:

▼模型 © 来建筑

▼两座分开的村宅用一片大屋顶覆盖 © 唐徐国

▼从庭院望向雨屋 © 赵奕龙

▼夜景 © 唐徐国

▼路径 © 赵奕龙

▼屋顶被圆柱撑起 © 唐徐国

 

1. 举水

将屋顶高高举起,或从地面挺立或从墙边承托,水波形连续的屋顶是导水的容器,将原本均匀落下的雨滴汇聚成线性的水路。

▼水波形的连续屋顶 © 赵奕龙

▼立面 © 赵奕龙

▼檐下露台空间 © 赵奕龙

 

2. 川水

水路沿竖直方向奔涌而下,形成最有力量的疏导。“水滴石穿”是描述水力的古老形象。而在设计中则是让水路向下洞穿混凝土板,让水之力得以显形。

▼水路向下洞穿混凝土板 © 赵奕龙

▼线性的水路 © 赵奕龙

 

3. 引水

反曲形水渠,渠之形即为水之形,渠之向引水而去。

▼水塘 © 唐徐国

 

4. 散水

水从半层屋顶直接沿屋檐散落,跌入水塘之中,这种最质朴的落水方式是自由释放的水的原始形态。

▼水沿屋檐散落 © 唐徐国

 

5. 踏水

在建筑二层,路径必经之处,要穿过一处水塘,水塘中圆形的汀步需要备好步伐跨越而过,如同雨天在野地里避开水坑的踏水而行。

▼圆形汀步 © 赵奕龙

▼瓦幕细节 © 赵奕龙

▼墙面和窗洞细节 © 赵奕龙

 

6. 跨水

桥是富有诗意的人造物,连接和跨越:越涧,越塘,越层,是空间之间,身体层面的线性连接。

▼檐下空隙和连桥 © 赵奕龙

在雨屋的顶层,有一间四面通透的大山亭,在屋中,将远山和身体连结。在檐下,于心中,留一片山水。

▼亭房室内 © 唐徐国

2016年设计的“川房”,将金属落水管坦白的表露在建筑外立面,来形成“川流而下”的关于水的隐喻,是第一次试图探讨重力与雨水的显形表达。“雨屋”则是对于重力和雨水的进一步探讨,不只是形式的“显露”,更是在践行一种对于自然的精心干预:“欲取之,先集之;欲驯之,先顺之。”

▼雨屋室内 © 唐徐国

▼客房 © 唐徐国

▼室内细节 © 唐徐国

▼雨屋外观细节 © 唐徐国

▼夜景 © 唐徐国

▼施工照片 © 来建筑

▼模型 © 来建筑

▼一层平面图 © 来建筑

▼二层平面图 © 来建筑

▼三层平面图 © 来建筑

▼立面图 © 来建筑

项目名称:雨屋
业主:桐庐·未迟·千山精品民宿
设计方:来建筑设计工作室
项目类型:民宿酒店
地理位置: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合岭村
主持建筑师:马岛
项目建筑师:樊宇
设计团队:樊宇、廖启贤、张莹
摄影:赵奕龙、唐徐国、樊宇
结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钢结构
用地面积:412.61m²
建筑面积:1081.63m²
设计周期:2019年9月-2020年12月
建设周期:2019年10月-2021年10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