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21年9月29日至10月7日,由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发起,汇聚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三家老牌工艺美院的“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在河北省美术馆成功举办,呈现出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当下的发展状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工艺美校热”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进入新世纪之后,曾经辉煌的工艺美校却逐渐成为了艺术教育系统中被忽略的沉默群体。近几年,国家大力提倡职业教育,在社会需求和国家政策的驱动下,工艺美术院校是否会再度迎来春天?带着这样的思考,我们采访了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院长张广军。

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院长张广军在“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上致辞

艺术中国:今年由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发起,汇聚河北、上海、苏州三家老牌工艺美术院校的“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在业内引起了热烈反响,首先能否谈一下您策划这个展览的原因?

张广军:这个展览的发起有一定的偶然性。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和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都是由国内老牌的工艺美校发展而来,是各地最早的工艺美术学校,像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追溯源头有超过百年的历史。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是由对中国现代美术做出重要贡献的颜文樑先生开办的。我们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是河北最早的一所美术专业院校。因此,这三所院校是有历史渊源的,在历史上也有相互的联系和交流的一个机制。

2019年底我从华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调到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以后,首先访问了苏工美,然后是上工美,对这两所发展比较好的工艺美术学院的最新情况进行了考察。今年暑假期间,我们三个院长在上海交流的时候,形成了很多共识,包括工艺美院未来怎么发展和定位等。当时我提出了关于这个展览的想法——我们在各自地域上都是有一定影响的,如果我们几所学校联合起来,就会产生全国性的影响。

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院长张广军,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校长仓平,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校长范卫东,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等嘉宾在展览开幕式上

这次展览我们邀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教授来担任策展人,也是从新中国工艺美术教育发展的角度来思考、策划、实施这次展览。展览的参展艺术家非常宽泛,既有在校教师,也有历届杰出校友。虽然筹备时间短,没有把所有代表性的校友都吸纳进来,但也显示出了我们三校的校友在当代的影响,像毕业于我们学校的天津美院院长贾广健、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的艺术家丁乙等,他们在中国当代美术中都很有影响力。

这次展览体现了我们三个学校各自的艺术主张和教育主张,它是一次碰撞。通过这次碰撞,我们发现有很多互补的地方,希望通能够取长补短,在工艺美术的传承和发展之中找到我们的定位。

观众观看“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

艺术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在中国美术教育的格局中曾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后来由于经济转型、互联网发展等多种因素而逐渐淡出大众视野,这个展览的背后,有着您对工艺美院教育怎样的思考?

张广军:从历史上来看,伴随着社会从农耕社会到工业化社会的进程,世界工艺美术也是有一个转型的。例如英国在工业革命时期的艺术变革是“新工艺美术运动”,它是由工业化引起的。像约翰·拉斯金和威廉·莫里斯提出的很多观点其实跟我们当下思考工艺美术如何转向现代设计的背景是一样的。

应该说艺术设计院校的发展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次就是新工艺美术运动,在工业化背景当中,我们的手工艺如何和大工业化生产相结合?这其实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对设计师或工艺匠人提出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解决了,解决问题的是以格罗皮乌斯为代表的一批德国设计家,他们提出包豪斯的概念,它在真正意义上把工艺、美术、建筑、设计结合起来了,也形成了现代的所有设计专业院校的一个理念。第三次设计院校的变革是在美国,它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基础上,也就是在德国包豪斯设计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新的发展。格罗皮乌斯从德国去了美国,在哈佛大学主持策划建立了设计系,他也是这个系的主任和终身荣誉教授。米斯·凡德罗去了另外一所大学,他们的包豪斯理念传到了美国,形成了一系列的学派。当代美国的很多设计,包括现在苹果的产品,是深受包豪斯影响的,即少就是多,设计得非常精简。整个设计院校的发展,也是按照这个模式发展起来。

观众观看“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

现在世界处于新的发展时期,我们叫第四次工业革命。此时设计如何与现代社会发展相结合,这是给世界艺术教育带来的新问题。我们工艺美术的发展,其实是站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来研究的。而职业教育学校,从诞生到现在,它的宗旨就是要把艺术和技术相结合。

近两年,我一直在大力推进如何把我们的专业建设、社会需求和产业发展相结合,这也是我们三所学院的院长都在同步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职业教育的发展如何区别于现在的普通高等教育。应该说包豪斯已经提出了一个比较合乎工业社会发展,将工艺美术和设计结合的一个理。我在学校里提出了一个理念,叫“艺术、技术、产业”。艺术在学校的发展里,永远起到引领作用,是创新和活力的象征,它也是一个高度。但是学校的发展不能仅仅是有高度,更多地要有技术的支撑,有了技术的支撑之后,我们面向的是产业,是社会的需求。像格罗皮乌斯提出的观念,无论是建筑、艺术还是产业,最后服务的都是人类的生活。其实就是实用美术的概念,而我们有的时候恰恰忽略了这个方面的建设。

观众观看“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

艺术中国:未来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还会继续吗?将会以怎样的形式开展?

张广军:我们三个学院当时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们希望把这个展览变成一种年展或者双年展的形式,轮流举办。每次展览要有策展人、艺术主持,也要出一本中、英文画册。在我们三所很有代表性的工艺美院的基础上,逐渐在吸收其它相同类型的国内顶尖艺术院校,比如湖南、山东、厦门、天津等。

随着疫情影响的消退,我们也希望把国外的设计专业院校吸引过来。发挥学校的国际交流职能,把它变成一个国际性的展览,这是我们对未来的构想。三所学院分别与国外不同的艺术院校有联系,如何在国际交流中确定我们中国工艺美术教育发展的一个定位?如果我们逐渐把这个展览做成一个国际平台,中国的工艺美术教育自然能得到一定话语权,在其中有一席之地。所以这个展览可以说是一个起点,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观众观看“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

艺术中国: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美术院校,不仅在工艺美术人才的培养功勋卓著,培养了一大批在京津冀乃至全国知名的艺术家,对这所学院的历史与特点,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

张广军:对学校的整个历史我们正在加紧梳理中,我们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正式成立是1964年,在河北是第一所专业美术院校,它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另一个牌子是北京手工艺学校,是从北京搬过来的一所学校,两拨人合到了一起,后来北京手工艺学校的牌子就没有了。学校成立以后,校办给郭沫若先生写了一封信,请郭老为我们学校题写了校名——河北工艺美术学校,这也是学校发展历史上值得书写的一笔。

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在发展当中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阶段,雕刻专业最先创办,最早的师资是从中央美院毕业的赵守诠老师,他是钱绍武先生的学生。我们知道河北的雕刻之乡曲阳就在保定,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汉白玉石雕是中央美院、中央工艺美院的老师们设计的,但真正的制作都是由曲阳的工匠们完成的,因此工艺美校的专业的发起最早都是跟地方产业是密切相关的。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也经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个非常辉煌的时期。因为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河北真正招美术专业的院校,包括大学、中专在内,只有三所,所以当时学校招收的都是精英的学生。甚至当时有的学生没考上我们学校,反而考上中央美院或中央工艺美院,这种现象是有的。之所以当时存在这种现象,是因为当时的院校太少了。现在据我所知,目前河北的本科类院校就有40多所招美术专业。

正是因为当年有大量的精英生源,所以这个学校培养了大批精英人才。像天津美术学院院长贾广健、中国美院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毕学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蒋智南教授,还有中央美院的一些教授们,都是从我们学校毕业以后又考入本科的,为什么他们能够脱颖而出?因为他们在工艺美校已经打下了3-4年的专业基础,所以跟同班同学比是绝对有优势的。我与到天津美院与贾广建院长交流,他回顾美校学习的经历说当时的国画课并不多,就上过一个单元,但当时国画课的师资非常强,都是中央美院、中央工艺美院、天津美院的毕业生。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因此,当时学校的发展得益于两个因素。一是当时有一批精英的学生,他们都是怀揣着对美术的向往之心来学习,另外有一批专业的老师,他们从美术专业院校毕业,非常重视基础教育。在这一方面我提出了另外6个字的理念——“基础、专业和实践”,这也是未来我们专业培养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在三年的教育时间里,我提出一年基础,二年专业,三年实践,这样对学生的时间分配就非常精准。

对职业工艺美院来说,现在已经不再是过去精英教育的培养时期,因为社会背景已经不同。现在好的学生首先想的是中央美院、清华美院,然后是其它各大美院,然后是地方综合性大学,其次才是我们职业院校,但其实这里有一定的认知盲区。当下普遍认为职业教育是低层次的,普通高等教育都是高层次的,我们作为职业教育工作者,现在是要转变大家观念的时候。我在各种场合说:职业教育也是高层次的,我们培养的是高层次的专业的技术技能人才。

从未来发展来看,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可能比普通教育人才更多地被社会需求。所以除了艺术和技术结合,我们还要专业和实践结合,这是未来我们学校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和定位。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艺术中国:今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近年来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为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契机?学院将会如何紧跟潮流,顺势而为?

张广军:的确如此,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其实是有大数据统计可证明的。教育部一直在谈职业教育,为什么?我们社会发展到今天,工业未来要进入到后工业化时期,发展最需要的就是专业技术技能人才。艺术人才也是专业技术技能人才,也应该直接是贴近产业、服务社会的。高等教育经过了历年的扩招,已经饱和了,而全国的职业教育正处在发展与高质量发展之间的一个阶段。这个时候培养的人才,是在我们未来社会发展中起到重要支撑作用的一个关键节点。

前不久我参加了教育部主办的中德职业学院院长交流班,这个班的指向性是显而易见的。德国最早提出的工业4.0,它的人才支撑核心就是它有这么多职业学院。历次世界经济危机影响欧洲,影响最小的永远是德国,为什么?因为除了它的制造产业以外,还有大量专业技能人才。它总能适应社会发展的一种方式,能够起到一种引导和支撑的作用。另外德国社会对职业教育和职业人才的认可,从社会地位到到收入都是非常重视的,所以德国2/3的适龄的学生进入职业教育,而且德国的职业教育是多层次、非常早的,从初中就开始分流了。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我们国家的职业教育体系还有待于完善和提高。目前来说,让职业教育迅速实现提高,是有一定难度的,它自身有一个瓶颈,这时候需要一种交流。像国际交流班的举办、职业艺术院校领导的调整……其实国家已经开始布局了,保定去年被定为就国家职业教育的5个试点城市之一,这对未来我们对专业的发展也是利好的。现在国家正在提职业本科,也提到职业教育可以招研究生,我认为这其实就是指专业硕士。这样我们国家的人才培养体系,就相对比较完善了。

我们未来定位首先是区域领先,区域领先并不容易,这个区域并不是指的河北,而是指华北,包括了京津冀。虽然我们底子薄,基础差,但我们还是有自己的底蕴。现在正处于新时代发展之中,我们又回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从未来发展来说,需要大量的专业的职业人才。以北京为例,在制作一部动画电影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是主导,更多的人是做技术的支撑。所以北京很多大的电影的公司或游戏公司愿意跟我们合作,因为我们的学生适应性更强。所以我们在未来产业发展和人才就业方面,还是很有信心的,关键是如何把握现在这个时机,提高我们办学水平和办学质量。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艺术中国: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位于京津冀腹地,毗邻雄安新区,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联动的深入和雄安新区的建成崛起,河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在培育美术人才、凸显当地文化、推动文化繁荣方面将发挥作用?

张广军:我们学校过去与中央工艺美院、北京电影学院、北京服装学院等联系比较多。我们的很多专业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比如我们的服装专业是河北最早的,北京服装学院的上一任院长是我们的校友,我们服装专业的师资很多也是从北京服装学院毕业的,包括我们的动画专业也是河北省第一个,当孙立军院长在北京电影学院建立动画专业之后,马上就给我们培养师资,我们也跟着建立起来。但是我们的定位与普通高校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们未来在经济发展当中需要的一个定位。

我认为这个理念可以推广,河北应该重点发展职业教育,这是由京津冀的区位分布决定的。无论北京,还是天津,高等教育大学已经非常密集,高水平大学非常之多,但相对来说,北京和天津职业教育的发展还是缺少特色和影响。三地未来的发展不需要专业的技术应用型人才吗?其实是非常紧缺的。前一段北京的影视公司到我们学校来招人做影视后期制作,一要就是一两百人。这说明我们的学生是能做到技术支撑的,能够服务社会发展,我们的人才培养的目标定位也是这样。

未来无论是北京、雄安还是整个河北的经济发展,都需要这样既有专业技术,又有艺术鉴赏能力的专业人才在社会中发挥作用。比如新农村建设、城市更新改造,都需要大量的美术人才,我们的学生可以在大量的发展需求中提供一个支撑作用。前一段我走访了河北和全国的近200家企业,尤其在行业领域里面,我们的学生起着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比如在省会做一个装饰项目,基本上都被我们的毕业生垄断了。通过大量的社会企业调研,我相信未来我们还是要立足于做高等职业教育的目标,高级职业技术人才的需求是非常迫切的。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艺术中国:古人说“器以载道”,工艺美术不仅是生活中美的使者,也承载着中国人的思想观念和核心价值,近年来国家对文化自信越来越重视,而且随着国人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精神生活的需求也将越来越高,作为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工美老校,未来您期待河北工美在优秀工艺美术作品的创作、创新、传播方面发挥哪些作用?

张广军:从大的层面来说,这是我们的文化自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要提中国特色。比如我们去学习借鉴包豪斯,但是我们不能全盘抄照,我们要立足我们中国传统的积淀,同时也要符合时代发展的需求。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了,在这个阶段中国是作为一个引领者的姿态出现的。我们如何把传统工艺美术进行一个提炼?因为传统的不一定都是好的,我们要把符合现代人生活审美需求的好内容提炼出来。像上工美、苏工美有很多这方面成功的范例,比如上工美的玉器制作,还有苏州的“苏作”,传统不是要完全复制出来,它都有一种创新。我们学校也是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比如我们的雕塑专业,现在学生非常多,深入我们专业的时候,会发现我们有很好的传统,我们跟传统有一定的联系,但还是跟现在社会发展有一定的脱节,没有完全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我们的雕塑专业跟河北任何一个本科院校相比,基础不比他们差,做的非常好,但是我们真正跟产业的融合就少了一些,在我们其它专业里也存在这种问题。

“匠心华章——中国工艺美术院校学术邀请展”现场

如何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和现代社会的发展需求相结合?比如我在考察保定雕塑产业的时候,我是很震惊的。今年竣工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有很多大型主题雕塑,其中的很多大型汉白玉雕刻都是保定曲阳的石雕工匠们最后制作的。我在曲阳看到机械化已经非常普遍地应用于浮雕、深浮雕和圆雕了,但在我们的学院里甚至认知都还没跟上。下一步,我们要跟地方需求进一步结合,这还有一定的路要走。

另外,我认为院校要在社会发展当中起到一定的引领作用。这需要我们一是做大量的基础性调研,很多的老师和学生往往是从书本到书本,甚至是从论文到论文,没有进行实地考察;另外我们要做大量的实践,去跟产业领先的企业进行交流和对接。如果我们职业艺术院校有大量的领先产业进行实践,同时我们又能从传统当中去吸取营养的话,我相信整个职业工艺美院未来的发展前途是非常光明的。(访谈/编辑 许柏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